中共在器官移植(活摘器官)的說法上前後矛盾,說辭反覆,器官移植(活摘器官)的真相到底是甚麼?

三十年前就有中國醫生在聯合國指證中共當局盜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國外交部一直矢口否認。二零零五年七月,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才首次承認:中國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

二零零五十一月七日的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上,黃潔夫再次公開承認中國絕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慎重宣佈:「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公開表示: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毛群安才承認中國摘取死刑犯器官。

文:【新唐人首發直擊美眾議院聽證會 曝光中共驚人罪行

.影片來源:新唐人電視 NTDTV.com

中國地區免翻牆觀看網址 翻牆軟件下載

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簡稱DAFOH)發言人:達蒙‧諾託醫生(Damon Noto,MD)

達蒙‧諾託醫生(Damon Noto,MD):謝謝你讓我今天來這就這樣重要的話題發言。我是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DAFOH)的發言人。我們今天來這兒的目的,就是向你們透露我們在過去十年裡得知的資訊。

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關於中國完全不道德的器官移植業的證據一直不斷增加,令醫學界感到擔憂。回到你們已經提到過的,在1998年一個監獄看守在這裡作證。然後在2001年,一名叫王國季(Wang Guoji,音譯)的中國醫生逃到美國,在國會前作證說,中國正使用來自死刑犯的器官。這是當時中共完全抵賴的。

之後,很多醫生開始對中國1999年以來器官移植以指數快速增長感到非常震驚。後來移植中心的數字就急劇上升。中國移植中心在1999年是150個,到2000年初就達到了600個以上。據中國衛生部副部長說,中國每年器官移植的數量在1999年是幾百例,到2008年一年就超過了1萬例。中國日報報導稱,2006年器官移植的實際數字是兩萬例。現在外界廣泛認識到,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更煩惱的是,有證據顯示,中國似乎存在過剩的器官,它們的醫療旅遊業蓬勃發展。它們所有的互聯網上都登有醫院的廣告,說他們可以保證病人在幾週時間內就得到器官,甚至還可能提前。正確看待這一點,在美國,一個腎臟的等待時間就超過三年。很顯然,中國器官摘取是一個非常有利可圖的產業。中國的醫療中心常常說,它們收入的頭號來源就是它們的移植部門。它們在它們的網站上說,一個角膜它們要收取3萬美元,一顆腎要收6萬美元,一顆心臟收10萬美元。想像一下,一個人就值幾十萬美元。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啊,這也在理啊。中國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的人。但是,你真的需要考慮的幾個因素。一,中國並沒有正式而公開的器官捐贈專案。二,他們並沒有有組織的全國分配系統。儘管嚐試了多次,北京紅十字會自己也在2011年說,在過去20年中,全國只有37人已登記為器官捐贈者。與英國相比,英國有1800萬人登記為捐獻者。許多人認為,這是因為中國人精神上強烈的相信,他們死後入土,器官需要保持完整。

因此,問題就變成了中國是如何成為了世界第二號器官移植大國,以及這些器官來自哪裏。在2005年,在中國衛生部副部長承認,有超過95%的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 2010年,他再次表示,1997年到2008年間,中國進行了超過1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90%以上的器官來自死刑犯。這是中共自己說的。

雖然中國政府承認,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死刑犯,但實際上不論是他們每年處決的人數還是每年移植器官的人數,都沒給出官方的數字。如果看看許多想要估計這一數字的專家,每年中國執行大約2000到8000例死刑,超過了世界所有其他國家的總和。但這仍然達不到他們說的每年移植1萬例器官。因此,有數字沒有計算進去。即便是他們每年處決1萬人,進行1萬例器官移植,仍然存在巨大的出入。這是為甚麼呢?,那被處死的1萬人要完全匹配需要器官的1萬人,這簡直不可能。進行器官移植時,真的有那麼多的因素在起作用。很多時候,我們使用的比例為10比1。為一個人找到一名合適的供體,就需要10人。所以,如果我們憑這些數字判斷,他們不可能處決了1萬人。照他們說的這樣的方式,他們就必須處決至少約10萬人。

再就是時間的因素,這需要真正瞭解。一旦你摘取了某人的器官,那並不是說你可以永久性的保存這些器官。時間窗很短。舉例說,一旦你從人體上摘取了一顆心臟,就只能保存大約8小時。你們知道這樣一個事實:中國自己的法律說,囚犯一旦被判了死刑,就必須在7天內被處決。這幾乎是很自然發生的。

因此,我們並不知道中國所有這些在死亡名單上的人。那根本不像這樣的。這意味著,被判死刑的囚犯並不能完全解釋中國進行的所有器官移植,特別是當我們談論醫療旅遊患者時。那麼,他們如何能擁有這種能極短時間內就找到器官的「按需移植系統」呢?唯一的方式就是,他們擁有另一個按需所取的活供體來源。我說活人供體。這就是說,在某些情況下,實際的移植手術本身就變成了處決人的方式。

正是經過了許多不同的調查,我們現在逐漸相信,是中國的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藏人、維吾爾族人、家庭基督教會信徒,在因他們的器官而遭到殺害。現在我們中許多人都相信,法輪功學員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因為很多人相信,他們在今天中國良心犯中人數最多。

此外,如果你看看中國器官移植開始迅速發展和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間線,它幾乎是與兩者同在1999年開始完全平行的。而且你們知道這一事實,法輪功學員處於特別弱勢的地位,造成他們在獄中常常不給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以保護他們的家庭和親人。我們也知道,他們在被關押期間,多次受到驗血、尿檢、體檢、超聲評估等檢查。

這一切怎麼可能呢?中國有一個非常獨特的情況:軍隊控制了監獄系統、勞教所和大多數進行器官移植的醫院。因此,他們能夠進行所有的協調,並使活摘器官成為可能。他們有能力守口如瓶地去做。那麼,這把我們放在甚麼位置上呢?我們有美國醫生、美國醫院、和面臨極重大困境的美國大學。我們有一個美國醫生需要知道正發生甚麼事情的地方。目前,我們有內科醫生,就像丹諾維奇博士剛才所說的,他們有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病人。我們有自己的醫院,培訓那些來自中國的移植外科醫生。我們有大學參與和資助中國關於移植的研究。我們有一些著名的製藥公司銷售移植所需的藥物,甚至資助中國的臨床試驗。

如果我們每天看看這些數字,有幾十人正因他們的器官而遭到殺害。如果我們再等上5年,正如中國醫學會(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說的,要花5年來停止這種行為,那麼可能還會有5萬條無辜的生命被奪走。今天我站在你們面前,希望美國政府對此事進行正式調查,並公佈它掌握的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的所有證據。

我們怎能期望醫生和醫院在沒獲得所有資訊的情況下,就做出正確的決定呢?事實上,我們的醫學界可能成為這場恐怖悲劇的幫兇。我還建議國會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從囚犯和良心犯身上強制摘取器官。

謝謝。

美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中共活摘器官聽證會

焦點導讀:

中國器官移植現狀

橫河:專家如何看中國的器官移植

【玉清心】:24屆器官移植大會上 為什麼中國醫生受限?

器官移植大國背後的罪惡

德國國際器官移植大會 抵制活摘器官研討

【周曉輝】:以色列杜絕了「器官移植中國之旅」的啟示

王文怡: 器官移植,中國醫生的駭人言論(二)

醫學專家:中國器官移植與「按需殺人」

王文怡:器官移植,中國醫生的駭人言論(三)

是醫療行為 還是故意殺人?(上)──赴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不能不問的幾個問題

柏林國際器官移植大會 醫生瞭解中共活摘器官

人權組織追查緊 中國器官移植旅遊業務大減

【劉曉】:黨媒報導德國器官移植醜聞反揭中共罪惡

大衛‧麥塔斯:中國器官移植供體的來源(一)

《國家器官》出版 作者:中共會非常懼怕

是醫療行為 還是故意殺人?(下)──赴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不能不問的幾個問題

齊銘:中共準備好揭開活體器官移植黑幕了嗎?

醫生協會美國會作證:法輪功學員是活摘器官受害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mili 的頭像
aimili

愛蜜麗愛看電視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