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好,謝謝!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加拿大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請講。

李先生:你要是指望中共不講大話、假話,不欺騙世界是沒有可能的,因為中共本身就是大話編成的,它本身性質就是大話。林彪曾經講過,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中國的衛生部長在SARS期間還說,我可以負責任的向你們保證中國怎麼怎麼安全,SARS怎麼怎麼樣,結果沒出一個禮拜害死了多少人!

胡錦濤訪問日本,當著一個8歲的小學生的面前就講大話,小朋友問他:你為什麼要當國家領導?他說,我是全國人民選的,根本就不是!也就是講大話已經成了中共領導人的生活和統治、政治必須要做到的一部分,它如果離開這個,不行,它活不了,一天都不能活。這是一個。

還有,這次開幕式張藝謀也莫名其妙地做了兩件事,不知道張藝謀是什麼用意。你看他讓人家打的2008個所謂失傳的樂器「缶」,那個幾千年前就已經失傳了,其實這個樂器之所以沒有流傳到今天,據歷史學家考證,因為它當時是用瓦盆做的,瓦盆是當時老百姓心情非常不好時打的,要表達一種憤怒。

其實這種瓦盆是什麼呢?說通俗點就是尿盆,開幕式用2008個尿盆在鳥巢裡面敲敲打打。這讓我想起來1957年打麻雀,大家都在房子裡叮叮噹噹響;還有一個不太吉利的,就是每個人用塊木頭打,北京人講出殯的時候,兒子披麻帶孝,給死人接山、送山出殯,前面有一個木頭要打,那個叫響尺,這種尺有長有短,它有規定的。現在倒好,每個人都打一份響尺,我不知道它的用意是什麼?一個是要敲尿盆、一個是要打這個響尺,這是什麼奧運啊!

主持人:好,謝謝李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宋先生的電話,宋先生請講。

宋先生:我覺得現在中國人開口講假話,真是家常便飯,一點兒都不臉紅,例子很多,時間關係我就不舉了。我今天想說的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想現在「真善忍」都已經被血腥的迫害9年了,在中國除了堅持真理的法輪功學員,普通老百姓誰還敢在公眾場合說真話?所以我覺得這話題真值得我們每個人去深思。好了,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宋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烏克蘭孫先生的電話,孫先生您請講。

孫先生:安娜小姐好!我再補充一句。開幕式剛結束,我馬上看西方的新聞大台怎麼報導,他們大多都以「壯觀」(spectacular)來形容,我想聽聽怎麼個「壯觀」法,但是沒有下文;倒是只有BBC客觀準確的以「華麗鋪張」(extravagant)來形容、描述。而開幕式恰好就是中共政權「極盡奢侈浮華之能事」的表現,這一點在美國作家菲茲.傑拉德寫的《了不起的蓋茨比》(The Great Gatsby)當中,早有精采的評述。

而自始至終我看到的表演就是五彩的巨大色塊在移動,從這頭到那頭,活生生的個人都成為這巨大色塊當中的色素。這幾天不光是歐美英文台,連德國、義大利台也都在放那些作假的煙花、巨大的腳印和大家都搞糊塗的兩個小女孩誰是誰?他們在評論,可是我聽不懂,但我想肯定他們也是在討論我們今天所講的話題。

主持人:好,謝謝孫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曼哈頓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請講。

李先生:你好!我覺得這一次中國辦這個奧運,可能有一點天來幫它,如果四川地震在奧運開幕前幾天震下來,我估計會是怎麼樣的結果呢?有沒有人來多想?我覺得真的天有一點幫它的,就這樣。


其他推薦:
2008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小提琴,聲樂,舞蹈,武術,鋼琴,漢服設計,油畫,廚技,攝影) NTDTV GLOBAL COMPETITION SERIES

世界之門如意搜索 無任何審查過濾政策

知情者再爆高智晟遭迫害細節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