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奧運前肆虐中國、至少四十九萬人被傳染的手足口疫情,今年梅開二度時,卻被很多人遺忘了。三月底衛生部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零九年的手足口病75%由EV71型腸病毒引發,因此重症病人多,並預計將在五月至七月間達到高峰。然而時至今日,官方各大媒體卻不約而同的對手足口病保持了「集體沉默」。

為什麼中國政府不重視手足口病呢?手足口病多在中國農村爆發,而新流感是國際關注的焦點,兩相對比,一個高危害性傳染性疾病就這樣被忽略了。

樂樂今年三歲,家住貴州省貴陽市小河區。七月初的一天,樂樂從幼兒園回家後就蔫了,不想吃飯也不願喝水,還哭著說嗓子疼。一量體溫攝氏三十八點五度。在吃了退燒感冒藥後的第二天依然發燒,嘴角、手上、腳上還出現了紅色斑疹。樂樂的爸爸覺得奇怪,以前打過水痘疫苗了,怎麼還出水痘呢?還是媽媽心細,兩三天沒見好轉就帶他到附近醫院看病。

醫生一看就說:「你得到第五醫院,那裏有兒童發燒專科。」好不容易來到貴陽第五醫院,裏面擠滿了孩子和家長。在這裏,樂樂父母第一次聽說了「手足口傳染病」。回家一打聽,樂樂幼兒園同班就有四個孩子被傳染上了,小河區被確診的手足口病孩至少兩百多人,許多幼兒園也通知提前放暑假,但沒說明原因。

樂樂爸爸找到小河區傳染疾病控制中心,質問他們為什麼不公示傳染病爆發。對方回答:「咱小河區得病孩子還算少的,也沒一例重症,幼兒園要有三十例以上才可公佈病情。」「我一聽就暈了,一個幼兒園平均最多也就一百個孩子,要三十例以上才公佈疫情,那不知傳染到什麼程度了?原來政府的數據就是這麼報上來的。」樂樂爸爸至今不敢相信疫情數據能這樣上報。

七月二十一日貴州省衛生廳發佈消息稱,今年貴州省累計報告手足口病重症病例六十四例,死亡十三例,目前貴州手足口病發病率為2.1/1萬(每一萬人就有二點一人患手足口病)。對比自己的親身遭遇,樂樂的爸爸嘆氣說:「政府和疾控中心到底是為誰服務的?唉,咱老百姓的心都涼了啊!」

輕症自癒、重症死亡的常見傳染病

一九五九年被正式命名發現的手足口病(HFMD)是一種常見的輕微但傳染度頗高的傳染病,可由多種腸病毒引起,其中以CA16和EV71病毒最為常見。手足口病與動物的口蹄疫(FMD)無關,手足口病只在人類之間傳播。該病潛伏期約三至七日,病毒通過患者的唾液或排泄物傳播。由於成年人免疫系統強大,一般手足口病患者主要是五歲以下幼童,多在夏天及初秋時分流行。

發病時孩子會有二至三天三十九度以下的中等熱度發熱,孩子的口腔內頰部、舌、軟顎、硬顎、口唇內側、手足心、肘、膝、臀部和前陰等部位會出現小米粒或綠豆大小、周圍發紅的灰白色小皰疹或紅色丘疹。這些疹子不像蚊蟲咬、不像藥物疹、不像口唇牙齦皰疹、也不像水痘,所以又稱「四不像」。臨床上更有不痛、不癢、不結痂、不結疤的「四不」特徵。由於口腔黏膜上的皰疹破潰形成小潰瘍,患兒會感覺疼痛致使吞嚥困難及流涎。

手足口病一般在一週內會自癒,少數八至十二天恢復,皰疹多不破潰,疹後不留色素沉著。但由於EV71病毒也能攻擊人的大腦和心臟,從而引發腦膜炎、心肌炎等併發症,所以嚴密觀察孩子的病情變化,一旦發現有高熱、劇烈頭痛、嘔吐、面色蒼白、哭鬧不安或嗜睡症狀應立即到醫院就診,否則性命難保。

徐州兒童醫院悲慘壯觀的車庫病房

貝貝出生在江蘇徐州市,比起貴州來說,徐州人生活衛生條件好很多,然而更傷心的事卻發生了。貝貝的爸爸早在六月初就在網路上發帖求助,投訴徐州兒童醫院人滿為患,死了很多孩子卻不見官方公佈疫情。

「今天我剛剛從徐州兒童醫院回來,聽了很多也看了很多。心情很沉重,腿都有點軟了。看看那裏的孩子們在簡陋的傳染病房裏擠在一起,沒有一點隔離措施。每天早晨門診口排了好遠,都是看手足口的。每天都能看到邳州、豐縣、銅山的一二零急救車送來兒童,都是手足口!」

「聽醫生說,前幾天夜裏送來四個孩子只搶救活一個!連醫院食堂二樓都住滿了病重的孩子,四、十一、十三、十四病區都住滿了手足口的孩子。徐州地區到底感染多少人、死亡多少例,沒人知道!徐州市委宣傳部說沒有一例死亡案例。連醫生都悄悄對家長說:有些話我們不能說也不敢說,我們報上去了,剩下的事我們也管不了。」

「我們家長擔心死了。孩子每天做著各種痛苦檢查,現在貝貝一看到醫生或護士靠近就害怕,哭的聲音都在哆嗦,讓人聽的心碎。……那天我們先到第二醫院,對方說必須到兒童醫院這個定點醫院專區隔離。我們到那一看,非常吃驚。在停車棚臨時改建成的手足口專門隔離區裏,只見掛了個牌子:發熱—皰疹急診,裏面全是哭鬧的兒童。輸液區有近五十個座椅,兩名護士。輸液高峰時有接近四十個孩子,加上陪同的家長,裏面擁擠不堪,也髒亂不堪。

不少家人受不了擁擠並擔心交叉感染,只好跑到正在施工的塵土飛揚的後院露天給孩子吊水,沒有坐的地方,有的搬來幾塊磚,有的坐在花壇邊;沒有支架放鹽水袋,有的手舉著,有的拴在樹枝上,場面很壯觀也很悲慘。偌大的徐州市,這麼多感染兒童,卻只有兩個護士,徐州市都成手足口病重災區了,但市委還不承認,這樣隱瞞下去就能解決問題嗎?難道政府就是白癡嗎?」

民權縣民眾最無知情權

相對而言,貴州江蘇的疫情還算輕的。今年三月二十八日週六,由於山東、河南等地手足口疫情的不斷升級,衛生部部長陳竺召開緊急會議,並親任中國手足口病防控組長。二十八日晚十九時,疫情最嚴重的山東菏澤市,宣佈啟動三級應急響應。三月二十四至二十九日,該市連續六日新報告病例三百例以上。

與山東緊鄰的河南省疫情同樣嚴重。據衛生部通報,截至三月二十六日十二時,河南省共報告手足口病例四千七百六十一例,其中重症三十七例,死亡七例。而六天前河南省衛生廳的數據卻不到一半。河南省內疫情最嚴重的地市為商丘市,商丘市下屬的民權縣卻被媒體指控嚴重隱瞞疫情。

三月中旬有記者在民權縣人民醫院發現,六十多個病床住滿來自鄉下的幼童,他們表現出發燒、手足口長疹、潰瘍等手足口病典型症狀,但病歷上卻寫的是腦炎、上呼吸道感染、腸道感染等病症。經媒體披露後,河南省衛生廳緊急調查,發現早在今年黃曆新年前,一名兩歲男童因舌頭潰爛、手腳起泡、高燒四十多度死亡。男童家長說,民權縣防疫站事後表示,「事情如果報到省防疫站,我們的官就當不成了。」

三月二十二日,民權縣政府宣佈免除縣衛生局局長楊保軍的領導職務,對縣人民醫院院長王在啟免職處分。而此時那些月收入不到八百元的村民們,卻不得不給孩子打每次八百元的「天價針」。

村子都封了也沒見報導

儘管當局懲罰了一兩個地方瀆職官員,並不能阻止基層對疫情的瞞報。三月底衛生部專家預測,二零零九年中國手足口疫情主要發生在兩大區域,一是蘇、魯、豫、皖、鄂五省交界地區;二是廣東、廣西和雲南三省交界地區,然而很快人們發現疫情在中國各地迅速蔓延開來。

七月初遠在北邊的黑龍江省嫩江縣爆發手足口疫情,但官方隻字不提。當地的姚先生說,「北邊村子都封了,不讓出來,不嚴重能封閉嗎?雖說來了記者,裝了錢就讓他走了,不讓他報導。村子被圍起來,嚇得小孩不敢出門,怕傳染,因為有幾千例,百姓什麼不滿根本也說不出去。」

哈爾濱兒童醫院的職工也抱怨說:「現在患者特別多,醫院規定我們到十點鐘才下班。」據網友透露,嫩江縣截至六月底已經有六、七百位兒童患了手足口病,至少兩個孩子死亡,但官方報導裏卻是零。

敏感字符與奇怪沉默

今年三月底衛生部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零九年的手足口病75%由EV71型腸病毒引發,因此重症病人多。目前疫情主要流行於農村地區,特點為分佈廣、疫點多,幼兒比例大(五歲以下兒童占93%)、持續時間長。衛生部預計將在五月至七月間達到高峰。然而六、七月間人們卻發現,官方大媒體卻不約而同的對手足口病保持了「集體沉默」。

大陸學者曾智勇六月十九日表示:「剛為人父,一直在關注手足口病,都說五至七月是發病高峰,但一直見不到該病的最新情況,在天涯搜索了半天終於找到極少的相關報導,我就納悶為什麼這麼重要的疫病竟然引不起有良心的記者和媒體的關注?」他還表示,「想到天涯雜談發個詢問帖,竟然告訴我有敏感字元,未能通過,不就是問問手足口病發展怎樣啦,有這麼危險嗎?怪事年年有,今年好像特別多!」

不少人發現,儘管全中國有三十一個省爆發了手足口病,但媒體公佈的只有二十個省的不完整數字,有的公佈每月的、每週的,或只公佈增加的百分比,或同其他病混在一起,讓人們對當地手足口具體疫情一頭霧水。比如人們至今沒看到疫情嚴重的河北省去年和今年的累計病例數。

專家表示,隱瞞疫情將耽誤治病良機。「手足口病在發達國家的死亡率是非常低的,但在我國卻出現了數百人死亡,主要原因是貽誤病情,很多孩子家長對孩子病情不給予重視,認為是小病,結果嚴重了才到醫院,小醫院裏面沒有人能夠鑒別病情,等到了大醫院已貽誤了病情。」

「手足口病危害性遠高於甲流」

七月十五日,衛生部在其網站上公佈了六月單月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其中手足口病報告十七萬八千六百八十例,死亡四十五例。此前的三月至五月,手足口病的報告例數分別為五萬四千七百一十三例、二十一萬二千四百三十五例和十六萬九千零七十三例,死亡人數則為三十一例、六十五例和五十九例。這意味著僅三月至六月這四個月間,手足口病的發病人數達六十餘萬,其中死亡兩百人。

哈爾濱市兒童醫院傳染科門診待診的病患隊伍排到外面來。(新紀元資料室)

一位匿名專家說,隨著甲型H1N1流感疫情傳入中國,中國政府採取圍堵策略應對甲流感,客觀上導致了衛生資源向甲流感的傾斜,手足口病的防控和受重視程度也隨之弱化。再加上中國原本較脆弱的基層公共衛生體系,更使得手足口病來勢洶洶。甲流感至今尚未在中國直接引起患者死亡,而手足口病卻至少死亡兩百人,由此可見,手足口病危害性遠高於甲流。

專家還指出,與H1N1流感相比,手足口病沒有疫苗,病情變化也比甲流複雜,它將是一個「持續的威脅」。據大陸媒體報導,六月以來,北京兒童醫院每天手足口病專診區的門診量保持在一百人次以上,目前全中國每日報告(手足口病)病例約六千例,隨著七月氣溫升高、腸道病毒繁殖增加,手足口病將進入高發期。

為什麼中國政府不重視手足口病呢?手足口病多在中國農村爆發,患者多為兒童,而甲流感是國際關注的焦點,又多因海外留學生引起,兩相對比,一個高危害性傳染性疾病就這樣被忽略了。◇

(此文轉載《新紀元週刊》133期)◇ 作者:王靜雯

本文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9/8/25/n2634541p.htm

其他推薦:

2009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中國舞、聲樂、小提琴、漢服、中國菜、鋼琴、武術、油畫、攝影

Best Show! 神韻藝術團世界巡演

台灣傳承傳統文化 名師推薦武術大賽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