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11月28號向中共主席胡錦濤發出一封公開信,信中公佈了他瞭解到的中國愛滋病疫情的情況,並且舉報了中共的兩位高官李長春和李克強。陳秉中向本臺記者表示,他如果不說話,對不起「血污經濟」中的受害者。

此前9月,陳秉中就曾向中紀委舉報遞交了4萬字的河南「血漿經濟」事件的舉報材料,10月13號,陳秉中又致信胡錦濤、溫家寶,在沒有任何回覆的情況下,他再次向胡溫發出公開信。

陳秉中表示,作為「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前所長,他非常瞭解河南省的愛滋病疫情的嚴重性,退休之後也一直在關注。他指出,當時出任河南省領導人的李長春和李克強是「血污經濟」最主要的責任人。

陳秉中:「河南省爆發愛滋病的流行非常嚴重,作為當地的領導,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十多年來,有這麼多的病人,又有這麼多感染者死亡,他們一直沒有道歉,也沒有承認他們 失職,而是一直隱瞞疫情,一直到現在。」

這種被稱之為 「血漿經濟」的現象,開始於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1992-1993年是「全盛」時期。在當地官方「脫貧致富,大辦血站」的號召下,血站如雨後春筍般破土而出,在河南省某地區一度曾有33個血站成立,僅上蔡縣城就辦了4個。

據瞭解,當時,上蔡縣城一個小型血站登記掛號的賣血者竟達5500多人,血站每天接待賣血者達444人至500人,還出現了賣血「專業戶」、「專業村」,賣血成了中原地區的一些鄉村農民的生存方式。

陳秉中指出,正是河南省實行的「血漿經濟」導致了愛滋病的蔓延和不可收拾的爆發。

陳秉中:「搞血漿經濟,鼓勵農民賣血。如果有一個人血液裡有愛滋病病毒,當把血液都輸通給賣血者人身上的時候,那麼通通都被感染了。感染的情況非常的嚴重,當然他們的責任也就更重大。」

陳秉中的公開信指出,這一事件導致至少有數萬甚至10萬以上的農民感染愛滋病毒,以及至少有一萬多感染者死亡。在上蔡縣某村的愛滋病感染率竟高達61.9%,因此被稱為「愛滋病村」。不過,對於這個重大疫情,中共當局不但沒有對責任人進行處理,還一直在隱瞞疫情並打擊舉報者。

陳秉中:「官官相護啊。這個是根本問題啊,總之有人保護這兩個高官,那麼河南省很多受害者,他們上訪舉報,但他們受到打擊和壓制,這本來是絕對錯誤的。高耀潔她十多年來一直在舉報,在揭露真相,可她屢屢遭受打擊,最後不得已她現在移居到美國去了。那麼,我這次舉報後果究竟怎麼樣我都不得而知。」

78歲的陳秉中罹患肝癌晚期,他說,如果不把他知道的說出來,他覺得對不起那些受害者。儘管他舉報的是兩個高官,承擔巨大的風險,但陳秉中表示,他寧願在這場鬥爭中受迫害戰死,也不願意靠吃藥打針維持生命而死。

新唐人記者秦月、蕭宇採訪報導。

其他推薦:

《神韻》2010全球巡迴演出

New Tang Dynaty Television

中港名人控中共暴政 聲援退黨潮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