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號是世界愛滋病日,中國大陸的愛滋病患人數仍然是個未解之謎。獲得歐洲最高人權大獎的著名維權人士胡佳關切愛滋病患處境等議題,遭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被判處三年半徒刑後。又傳出「中國民間抗愛滋病第一人」高耀潔醫生的家人遭到中共當局監視、恐嚇;河南愛滋病維權人士李喜閣也在最近被中共所謂國保人員帶走。對於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愛滋病患者,由於人們的歧視和缺乏國家相關政策,仍舊面臨著生活和醫療救助的雙重困境;很多人得愛滋病,不是因為不正當性關係,而是因為困苦賣血卻由於醫院重複使用針頭而遭到感染。以下是一位愛滋病患的親身經歷。請看本台記者的採訪報導。

來自河南,目前在北京讀書的海燕,只有22歲。她在醫院輸血時感染了愛滋病,從法理上講醫院應該賠償,但是海燕並沒有獲得醫院或是政府的幫助。北京學生愛滋病感染者海燕:「他們現在不管。他們給我們的理由是太多了,賠不起。」

海燕在輸血時同時感染了丙肝和乙肝,因為是愛滋病人,所以都得不到治療的幫助。北京學生愛滋病感染者海燕:「我們感染的乙肝、丙肝他們都不管,我們以後都不知道該怎麼活?該怎麼工作?」

海燕說她和中國許多愛滋病患者目前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藥物的缺乏。北京學生愛滋病感染者海燕:「有好多病人,一線藥物耐藥,二線藥物根本得不到,現在已經出現愛滋病人因為耐藥,出現死亡的案列。我已經吃藥四年了,現在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河南新蔡縣餘店鄉皮先生,也因為在醫院輸血感染了愛滋病,但是院方推諉責任,不給賠償。河南新蔡縣餘店鄉的感染者皮先生:「最難的就是經濟上難,你看我也不能出去打工,體力活也幹不長,重體力活也幹不了。」

海燕表示,中共當局在愛滋病日的活動只是表面做了樣子,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中國愛滋病患面臨的生活難題和歧視。據瞭解,世界愛滋病日前夕,「中國民間抗愛滋病第一人」高耀潔醫生的家人受到當局監視、恐嚇。河南愛滋病維權人士李喜閣也在近日被中國國保支隊帶走。

新唐人記者呂萌茱迪採訪報導


其他推薦:
神韻晚會-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

Divine Performing Arts 2009 World Tour

甘肅群眾事件 中共戒嚴封鎖消息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