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占中國人口70%以上的農民群體,在諾大的中國卻鮮有人真正為這個群體說話。從中共建政、土地改革、歷次運動、環境污染中、農民都成為最大的受害者。直到改革的年代,「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但九億農民除了在家庭承包制取代人民公社的最初五年,收入有所提高、社會地位相對改善之外,他們被緊跟著的農工產品價格傾斜所逼迫,再度沉陷在貧困之中。城鄉居民收入差別急劇擴大,貧富懸殊,農村重新有人成為新地主、新富農。(選自《九評》之三)

七大江河水域被污染得令人心痛

不願意再看到中華兒女受到一黨專政的摧殘。看到了老百姓土地被非法搶奪,看到農民工辛苦工作12個小時,卻只拿到539元的月薪。看到6000萬的失業工人生活困難,看到為民申冤的律師、學者、維權運動者、宗教信仰者,尤其是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

看到中國錦繡大地上,七大江河水域被污染,看到各種傳染病在流行,看到貪官污吏帶走4、5千億的人民幣潛逃海外,看到共產黨親手造成的種種悲劇。因此聲明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宣誓一律作廢。

金東華

吉林省

農民的土地被黨官們一塊塊圈走 獲暴利中飽私囊

中共自己不信神佛,還領著人不信神,不敬佛,它戰天鬥地,把個昌盛的中國弄得千瘡百孔,企業成批成批的破產,職工成千上萬的下崗,外國叫失業。

農民的土地被黨官們一塊塊的圈走,蓋樓房賣高價獲暴利營私囊,成億萬富翁,而農民們呢,農民失地後成了農民工或乞丐,過去哪有什麼運輸「春運潮」之說,這不都是中共圈地圈出的惡果嗎?古有高人預測當今社會是:「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天要滅中共,不退出邪黨及其一切邪教組織,就要成為邪黨的陪葬品了!為保平安!咱趕快退出邪黨、團、隊吧!中民退邪黨,世中退邪團,麗平退邪隊。

中民、世中、麗平

吉林

聽說澳洲人均收入是我們的二十多倍

我們自願退出黨、團、隊組織,本來中共就不好,我們一天忙到晚,一家幾個人幹的幹農活,打的打工,還養不起一個讀書的,如果遇到那個生點病那就更完了,日子總是過得緊巴巴的,比起以前餓死人時稍為好一點。

聽說台灣人均收入是我們的十多倍,澳洲是我們的二十幾倍,美國是我們的三十幾倍,難怪有那麼多偷渡者來到美國,難怪電視一天到晚攻擊,原來是妒嫉呀!原來是趕不上別人!不過搞運動很內行囉!

李明坤、劉龍永、楊志友等

中國大陸

為什麼有那麼多不孝子孫、都是共產黨消滅人性的結果

我們是農村人,在共產黨的壓搾下生活過的很苦,過去總抱怨自己命運不好,並沒有認識到這一切都是共產黨這個邪教造成的「人禍」,看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我們明白了現在為什麼有那麼多不孝子孫,這都是共產黨消滅人性的結果,還有這麼多坑矇拐騙、假貨氾濫、坑農害農,都是共產黨的三字經「假、惡、鬥」引起的,一旦明白了,我們都狠死共產黨了,發表聲明退出過去加入的共青團、少先隊,表明我們和這個邪教的決裂,我們還要把《九評》這本書讓親戚朋友、老老少少都看看,讓大家都明白共產黨是個什麼東西。

董素花、黃桂、李妙雲、宋慧、付雪雲

中國大陸

著名維權律師:農民將成為「三退」主力軍(精彩評論)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指出,占中國人口70%以上的農民群體將成為「三退」浪潮的主力軍。鄭恩寵指出,五千萬「三退」潮是歷史的必然。他推薦了一篇 2009年《南風窗》雜誌第三期的文章,《台灣土地改革的啟示》,這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非所寫。他說:「我相信更多大陸公民看了這篇文章會進行反省,加入『三退』大潮。」

他闡述道:國民黨到了台灣以後,採取和平漸進的方式進行土地改革,不採取像中共那樣,打土豪,分田地,沒收地主富農土地的辦法,台灣土地改革解放了生產力,改善了人民生活,成為亞洲四小龍,台灣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農民加入了農戶組織,實現了憲政民主,台灣土地最終採取市場化、開放,農民土地自由買賣,實現了370萬農民轉到城市去安居樂業。

但中國大陸六十年來農民兩次受到大的盤剝。在計劃經濟年代,政府用低價的方法強征農民的糧食產品,用高價的方法強迫推銷工業產品;改革開放三十年中,用土地的差價盤剝農民,各級政府用極其低的價格強征農民的土地,強拆農民的房屋,政府然後將土地高價倒賣。

他舉例說:上海前市長徐匡迪在去年12月20日發表文章講,他當市長期間,在上海城市的市區,每平方米的土地8000美金,然後上海350萬的市民趕到城鄉結合的地方去居住,那裏的土地才每平方米50到60美金,鄭恩寵表示:「他用這種辦法發展了上海,他講他的這種做法得到鄧小平的肯定,前總理朱鎔基兩次對他提拔任命。這就是為什麼大陸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三退』的原因之一。」

最近大陸華北中原一帶大旱,鄭恩寵說,據農業部提供的資料,將近兩億畝的土地上的水利設施基本是1978年前所建的,三十年來的改革沒有興建、維修、更新的水利設施。他質疑道:「這次大旱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雖然中共號稱投入四萬億救市,但鄭恩寵指出,大陸經濟危機四伏,要想挽救中國,只有「三退」才是唯一出路。

他說:「中國農民沒有自己的農會組織,即將在三月份舉行的中國人大,將審議地方政府要發行的二十萬億的地方證券加上中央政府的四萬億的大投資,十三億的中國人,平均每個人要借給政府一萬五千元,沒有法律的監督,沒有科學的認證,我看大陸經濟將可能進入了危機四伏的階段。」

他最後說道:「『三退』是中國公民覺醒的標誌。農民占中國人口的大多數,是最大的票箱,只有實現民選政府,才能真正解決農民的問題,我看未來的農民將是『三退』的主力軍。」

轉自《大紀元》

其他推薦:

2009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中國舞、聲樂、小提琴、漢服、中國菜、鋼琴、武術、油畫、攝影

Best Show! 神韻藝術團世界巡演

新唐人第三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實況精選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