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老百姓實在沒有辦法,被逼得沒有辦法的時候,走投無路的時候,只有告御狀上北京,沒有辦法!程:上訪了沒用,上訪了他把你抓回來,他要抓回來,還要給你講,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要打!你再要不聽話我就要抓!你再不聽話再上訪我就把你關起來!只要是上訪的,真正被關過超過24小時的,有兩次,但是有一次,關了兩個多月,有一次關了十幾個小時。你看我就不是為這個拆遷,我什麼東西都不為!我從小,在這個檔案裡面,就是純白的,沒有什麼污點的,但是就是為這個拆遷,我被公安局的抓了三次,你看這有沒有王法?毛:我們每天就是等著死,我也不怕他,他再來又怎麼樣,不解決的話,我還是不走。我準備了,隨時準備犧牲哪!我也不怕,我也沒工作,再一搞沒有房子了,我老母親還在住院。她已經受了那個驚嚇之後呢,腦筋神智都已經嚇呆了,老是都是一句話,哎喲,來好多人上我們家,讓我們搬走,要拆房子,拆房子,飯也不吃了。我跑去了之後呢,她說,你不能來,你不能來,家裡沒人,要拆房子了,拆房子了!你說這80歲的老太婆能這樣嗎?本來就有心臟病,高血壓。我從來都沒想指望拆遷發財,我也不吃共產黨的低保,我靠自己勞動,我40多歲還在打工呢,我下崗十幾年了,我現在拆遷都沒上班了,不能打了。每天都有拆遷的,每天都拆每天都要打架啦,扯皮啦,那是不停的在那搞,剛才就有一個人他們家自己的房子,小賣部,剛才來了30多人要他關門,就是牛馬公司派來的,剛才也是鬧了的。每天都在騷擾,每天沒走的都要騷擾不得了。我們百姓總是扭不過政府的,政府都是他們這些請了黑幫來都是給了錢的。你說怎麼辦,你說我們能怎麼樣,我們都是弱勢群體呀!我怎麼告?我說我現在對的都是錯的,你說我找誰告?我以後也走這條路,那非要拆,搞到我的話,我就要非要走這條路,沒路了,要死人也沒辦法,我隨時準備犧牲哪!

主持人:有花樓街居民戲稱花樓街南二片的拆遷令人耳目一新,大開眼界。

拆遷啟動之前,市政府就在各個小巷內安裝了幾十個攝像頭。大量的國保便衣不定期在拆遷區域內四處巡遊,大批的黑道混混開進花樓街, 恐嚇威脅,打砸不斷,居民們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程:它自從拆遷以後,它就裝上了攝像頭,這攝像頭是起什麼作用呢,他打了你,攝像頭你就沒有,你打了他,他就有攝像頭,他就這樣的,你懂不懂?大概花了六百萬左右,他們有公安局的自己講過這個問題,他們不光是這個攝像頭六百萬,加上為了這個花樓街的拆遷啊,光吃喝和那個黑道上用的費用也有很大的損失,警察和黑勢力打成了一片,紅道為黑道開路,花樓街幾萬人,都對他們的不滿的情緒非常嚴重。

主持人:短短三個月,南二片的四千多戶被拆遷戶就只剩下五六百戶還在堅守,三千多戶都被迫簽約,悲憤而去。看起來政府暴力拆遷效率就是高!但是這種高效率留下的卻是老百姓對政府的絕望和仇恨。感謝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其他推薦:

2009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中國舞、聲樂、小提琴、漢服、中國菜、鋼琴、武術、油畫、攝影

New Tang Dynaty Television

心虛用化名 滬普陀國保夜半僱鎖匠抄家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