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為了保證奧運平安順利的進行,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手段,消除了一切所謂「不安全的隱患」,把古都名城北京搞得草木皆兵,把整個中國也拖入了恐怖氣氛之中。

元慶:另一方面,中國大陸所發生的維權抗暴事件卻是接二連三的發生,從上海、貴州甕安、惠州一直到雲南,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令中共當局感到相當的不安,連帶的把對奧運會的期望,從原來要辦歷史上最大的盛會,一直縮減到了最低點,只要「平安」就好。

那麼在今天的一個小時節目裡,就讓我們一起來聚焦「奧運前的動盪中國」。今天是直播節目,歡迎各位撥打熱線電話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歡迎撥打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您也可以使用Skype跟我們語音互動:RDHD2008。

林云:首先為大家介紹兩位今天的嘉賓,這一位是《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先生,胡平先生您好!

胡平:你好!

林云:這位是資深的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妳好!觀眾朋友們好!

林云:各位觀眾,今天的節目由我和元慶來共同主持。第一個問題想問一下胡平先生,奧運會即將召開,本來是一個歡樂喜慶的盛事,但是現在帶給人好像有一種「共赴國難」的感覺,在奧運召開前夕,中國到底是怎麼樣一種狀態?

胡平:我想就像不久前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共的宣傳被很多人批評為「把喪事當成喜事辦」。這次奧運會剛好反過來,本來是一件喜事,中共倒把它辦得像喪事了。

到現在為止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北京城是草木皆兵,非常緊張,乃至於恐怖,一般人民的生活都受到很大的困擾。

本來奧運會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一個盛會,因為奧運這種活動既是體育又是娛樂。你看現在發生這麼多的事情,沒有一件事情能夠比得上奧運會,能同時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不管你是哪一個種族、哪一個文化、哪一個國家,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窮、是富,都在關注這個奧運會。找不出第二個活動有像奧運會這麼能體驗出人類是個共同體的這麼一種精神。我們也知道,從古代開奧運會的時候,敵對打仗的雙方國家都要放下武器一起走上運動場,體現人類的共同性跟團結精神。

那你看現在北京奧運會,在這些方面都和奧運會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馳,雖然奧運還沒有召開,我們就已經可以看出,在違反奧運基本精神這一點上,北京奧運會可能已經是創了一個紀錄。

元慶:我們曉得在今年以來,中國大陸各地發生了很多抗暴或者維權,還有很多流血衝突、不幸的事件。是不是請陳先生跟我們大概介紹一下有哪些比較突出的事情?

陳破空:儘管中共在講內外的和諧,但是實際上2008年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安寧的年,尤其對中共政權來說是讓它們非常驚恐的一年。

3月份發生了西藏事件,這個事件開始是藏人的和平示威,後來中共的便衣和特務介入之後,變成了一場暴亂,所以中共把它定義為「西藏暴亂」。這之後,中共以為這麼一搞就天下太平了,事實上事情發生越來越多。

6月28日,我們知道發生了著名的貴州「甕安暴動」,這個甕安暴動是因為一個少女被姦殺,而姦殺她的有公安局的子弟,那麼民眾就萬人暴動圍攻公安局。

7月1日,也就是共產黨建黨的節日,發生了北京青年楊佳隻身闖入上海公安局,殺死6名公安而且殺傷多人的這樣一個事件。

7月5日,陝西的府谷又發生了警民衝突,有一個驚駛員被警察逼得跳河,後來為爭奪屍體又發生民眾圍攻派出所和警察的事件。

7月11日,在浙江的玉環又因為當地的四川民工受到警察的毆打,這些外來的民工又開始群起圍攻派出所。

7月17日,在廣東惠州又發生湖南的民工遭到當地的公安毆打致死,那湖南的民工也為之起來暴動,發生警民衝突、官民對立。

同一時間也就在7月17日左右,在雲南的孟連縣,因為橡膠企業所發生的利益衝突,膠農跟警察和當地的企業主和當地的政府發生激烈衝突,也導致人員的死傷。

最近7月21日,在雲南昆明市連續發生兩起公共汽車連環爆炸案,也是造成人員死傷。

在這每一起事件中都有人死、有人傷,所以這個暴力事件是層出不窮,一波接一波都體現出官民對立、警民衝突。

林云:從您剛才介紹的這些情況來看,這些事件很多都是個體事件然後又引發了群體事件,但是這個事情是因為奧運召開臨近了,人們想利用奧運吸引人們的注意力呢?還是說幾年來持續的這種民間抗暴活動的一種延續在這個時候爆發呢?

陳破空:我們所知道的,每年中國的所謂「群體性抗爭事件」,都以八萬多起著稱,大家都知道這樣的事件是遍地火種,整個中國就是一個活火山。那麼今年所發生的暴力事件,一方面是在歷年來這些「群體性事件」基礎之上的一種自然體現。

另一方面,就是因為奧運臨近了,中共承諾了從2007年起要對海外媒體開放和記者的採訪,所以這樣的事件尤其曝光的非常即時、非常準確。

很多都是外國媒體首先報導出來,中國的民眾都不知道,在海外的媒體就報導了,所以這種曝光率的大大提高,使這些事情的焦點就受到更大注意。這是一個。

另外,由於今年奧運臨近,中共對地方官員就要求對於警察要有所克制,暫時對民眾放鬆了一點點所謂的野蠻鎮壓,這個時候民眾跟官民的對抗就進入另一個階段。民眾的膽子越來越大,而官、警的膽子越來越小,這個時候當然是一個暫時的狀況,所以這個狀況就使各地群起效仿。

特別是「西藏事件」發生之後,我想中共製造了一個西藏暴亂,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聰明反被聰明誤,它認為那是個「暴亂」把它定義下來。但這樣一定義下來之後,我想實際上潛在的恐怕對別的地區是個啟發。

一個地方發生事件的時候,也連續發生很多事情。當雲南發生膠農抗爭,又發生一個昆明的爆炸案,我想這樣的事它會有連鎖反應,一個「馬太效應」式的一種反應。再加上奧運也許也有這麼一個因素,部分中國國內民眾覺得訴諸於當地的官府、當地的警察並沒有用,但奧運臨近了,也許訴諸於國際媒體才有用。

就好像四川大地震失去孩子的這些家長,他們就把他們的訴求放在外國記者、外國媒體身上,覺得這樣他們的訴求才能得到關注。可能這些綜合因素,使得今年這些抗爭事件顯得尤其引人注目。



其他推薦:
2008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小提琴,聲樂,舞蹈,武術,鋼琴,漢服設計,油畫,廚技,攝影)

全球反迫害百萬簽名啟動

曾隱身診所 卡拉季奇照片被公佈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