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出國學生退團退隊的故事【上億人三退大潮】

每年夏天,從大陸到國外來參加暑假學習班和夏令營的中學生很多,這些十多歲的孩子在國外看到聽到從未接觸過的事,甚是驚訝,有的由於受中共的毒害比較深,再加上缺乏判斷力,很容易出現極端行為,但在三退義工慈善地幫助下,他們很多明白了真相,有的還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文:【大紀元首發大陸出國夏令營學生退團退隊的故事

.影片來源:新唐人電視 NTDTV.com

0每到夏天,到劍橋來旅遊學習的大陸學生很多,他們在真相橫幅前駐足觀看,很多還用手機拍下來,帶回國給親人看。(大紀元)

一群中學生的巴黎旅遊記

7月底,巴黎拉法耶特商場外車水馬龍,從早到晚在退出中共服務點停靠的中國旅遊團大巴車,每天都有數十,甚至近百輛,前來購物的中國遊客絡繹不絕,每天至少5百人,其中不少是放暑假的中小學生。

一天下午,3、4個大陸學生一邊等待旅行團的大巴車,一邊互相展示、玩弄著各自的玩具。而他們身邊就是手持《真相報》的退黨義工。

「您是哪兒來的?您為甚麼發免費的報紙?」一個孩子好奇的問義工。義工笑著回答:「我是法輪功學員,這個《真相報》,說的都是大實話,但是你們在國內看不到。」一個學生說:「我們老師告訴我們,他看過《一寸山河一寸血》,說抗日是國民黨打的,不是共產黨打的。我真想自己也能看看這個光碟。」

義工建議學生們拿份真相報紙仔細研讀,並帶著回家,因為裡面有告知怎樣突破封鎖,登錄國外網站的方法,而《一寸山河一寸血》可以在網站上直接下載。「空氣、水都是自由的,我們的網絡也應該是自由的。」

路過的學生漸漸都圍過來,一起聽義工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七嘴八舌的問了很多問題。如:「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您讓我們退出共青團、少先隊?」

義工說:「我們中國人從小到大都被共產黨灌輸了很多謊言,我也一樣。我小時候毛澤東、周恩來還沒死,那時候的宣傳讓我覺得,毛澤東和周恩來這些人,都是完美的,我就以為他們不會有打嗝、放屁、拉屎等這些污穢的事情。89‧64的槍聲就發生在北京,我是親眼見證人,大學生的鮮血驚醒了我。我終於明白,共產黨不是中國人的黨,人民子弟兵不應該是黨的子弟兵,他們不應該受矇蔽,把槍口對準一群手無寸鐵,希望祖國講民主道德,經濟繁榮昌盛的學生們。」

越聚越多的學生們聽了義工的話直點頭,接著他們又有了更多的問題。「共產黨為甚麼打壓法輪功啊?」「法輪功跟佛教有關係嗎?」「天安門自焚案是怎麼回事兒啊?」在這些問題中,有一個學生問:「我想在您這兒退出共青團,但是我開學後,還必須得交團費怎麼辦吶?」

義工回答說:「三尺頭上有神靈,神佛見人心。你心裏清楚你已經退團了,團費就當是被他們搶去了。」學生們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他們一個一個向退黨義工報上自己的真名,並告知自己退出的是團員還是隊員。

「您別寫錯了,我的蓮,是草字頭的蓮花的蓮。」一個學生認真的看著退黨義工記錄他們的名字。臨行前,孩子們排著隊,一個一個的跟義工握手,感謝他把真相告訴他們,並表示,他們一定把自由的信息帶回國。

7月29日,在騰訊微博上出現這麼一個信息,「晚上和律師朋友見到幾個長沙的拆遷戶,其中兩位是農業廳幹部和一位小學校長,她們均是母親的房子面臨強拆。校長說:我有20多年黨齡,從來沒有想到會如此黑暗,70多歲的母親,岳麓山下的房子要被強拆,不敢出門,怕拆遷隊換鎖、偷襲,每天擔心受怕。以前逼著孩子入黨,現在讓他學法律維權,要退D(黨)」。隨著學校的老師越來越明白,學生也就很容易明白真相。

自從2004年以來,英國劍橋大學的國王學院這個世界級的旅遊勝地門前,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勸三退。(大紀元)

在劍橋,「兩個學生打起來了!」

也不是大陸來的學生都能這樣明白事理。在英國劍橋義務勸三退很多年的周女士對記者講述了前幾天發生在劍橋大學國外學院門前的一件事。

「我們每週六都在國王學院門前勸三退,每次都要勸退幾十人。那天來了一群十多歲的孩子,聽口音是北京的。可能是出國前被打了招呼,他們一看見我們的三退橫幅,就氣沖沖地大喊大叫:「你們在給中國人丟臉!你們不愛國!」一下上來一大幫,十多二十人圍著我們,大吵大叫的。

看他們那麼糊塗,分不清愛國不等於愛黨,分不清丟中國人臉面的是那些幹壞事的人,而不是揭露邪惡的人,我們也不生氣,就心平氣和地給他們解釋。我說,你們想要問問題,請一個一個地來,阿姨給你們解答,我們一起來探討真相。

我看見一個男孩很專心地看我們的橫幅,他問我們為甚麼要在這裡勸三退,我就給他講,他聽得很專心。但這時旁邊那幾個學生還在那大喊大叫,吵得人們都聽不清我說的話了,並揚言要撕毀我們的橫幅。我轉身平靜地對他們說,破壞他人財物是犯法的,警察會找你的。那幾個學生還在那大喊,說甚麼天滅中共,哪有天啊?你說有神,你讓神給我打個電話啊,他怎麼不打啊?說明沒有神嘛!

看同伴們胡攪蠻纏,這位聽我講真相的小男孩子很生氣,他回頭就對他的同學說,你們叫喊啥?那個就回答說,我就是要叫!就是要叫!只見聽我講真相的學生抬手就朝那個學生打了一拳,我趕緊把他們勸開,就聽那個小男孩說,好不容易聽到真東西,他們還瞎嚷嚷啥?我開導他說,打人不對,接下來我又給他講了很多,最後他拿著真相資料高高興興走了。

過一會,剛才那個叫喊得特別兇的男孩子又回來了。看樣子他父母是當官的,從來都覺得共產黨好,於是我就跟他講愛國與愛黨的區別,我們愛我們的祖國,愛我們的五千年文明,但江澤民出賣了一百多個台灣,共產黨把中華文明徹底破壞了,我講得很認真,我就覺得這麼好的孩子被共產黨欺騙成這樣,多可憐啊。那孩子也聽得很認真,慢慢他的眼圈紅了,他也明白了,他說,阿姨,我們那麼罵您,您還這麼笑呵呵給我們解釋,我真是……。說完不好意思低頭走了。

後來另一位三退義工遇到他,又給他講了很多,最後他也退團退隊了。那天,就在這個班裡,有好幾個學生都退了。」

聽到真相的小留學生一臉陽光離去

鄭陽是一位歐洲退黨義工,她也講述了一段她勸小留學生退團的故事。

「那天路上遇到了兩個中國女孩,打過招呼,知道她們是剛出來不久的小留學生。問知不知道「三退」,兩個人都一臉茫然。聽了有 關「三退」的消息,顯得內向的女孩問:「你們是民主黨派的嗎?」我說「我們是無黨派人士。」「那你們怎麼會有這些東西?」她舉著剛接過去的《真相報》問。我們說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話音沒落,她詫異地尖叫了一聲,緊張地看著她的同伴……

我們笑著安慰她用不著緊張,這都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妖魔化宣傳造成 的。「你看我們怪嗎?」這時她的同伴、另一個看起來很活潑的女孩說:「沒有的事,我爸爸的同事就是煉法輪功的。」告訴她們那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的新聞是中 共構陷法輪功的造假新聞,破綻百出,早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性為「偽火」。製片人陳虻四十多歲就患胃癌死了,遭了惡報。倆人聽後都若有所思。

我推薦她倆回去好好看看《九評》,那裏面還原了歷史真相,和學校課本裡讀到的不一樣,比如說三年自然災害餓死幾千萬人,其實完全是人禍所致。「我知道那是假的」,那個活潑的女孩說,「還有抗日戰爭也不像它宣傳的那樣」。

我建議她們珍惜海外言論自由的環境,上網多聽聽看看,瞭解真相。比如辛灝年先生寫的《誰是新中國》和他的一系列精彩演講,對分辨中共不等於中國的糊塗觀念會有幫助。活潑女孩說:「要是在中國出這本書,保準會被叫去談話了。」

提到中共對言論的控制,我們說到了北京大雨。《南方週末》記者辛苦奔波,做了大量採訪,完成了八頁的報導,結果最後被全部撤下,和當初對溫州動車事故的報導一樣被壓制。活潑女孩問:「溫州動車事故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個意外事故嗎?」我們說,中共盲目搞高鐵大躍進,鐵道部系統貪腐成風,從產品質量到管理系統 都存在嚴重問題,頻繁發生安全事故。惡劣的是,事故發生後,當局不是搶險救援,保護現場,而是毀屍滅跡,先把脫軌的車廂埋了,不管裡面有沒有活人……女孩 氣憤地說:「是呀,就知道掩蓋真相、掩蓋真相!每次出事死亡人數都不真實報導。」我們說中國有個「37現象」,過去很多事故公佈的死亡人數都是37人。活 潑女孩問:「為甚麼呀?」這回內向女孩開口說話了:「肯定是死亡人數超過一定數額,領導就會有麻煩唄。」活潑女孩恍然大悟。

我們勸她倆取個化名 退黨,活潑女孩說她們都不是黨員。講明「三退」裡包括入過隊、團也要退,不退同樣危險。活潑女孩爽快地答應了。但那個內向女孩一直在微笑,沒明確表態。問 她:「你也沒入過黨吧?」活潑女孩快言快語地替夥伴回答:「她沒入過,她還跟我說想入黨呢。我告訴她,共產黨不是甚麼好東西,最好別入。」那女孩點頭稱是。

分手前,我們逗那內向女孩:「你看我們是不是正常人?」那女孩不好意思得臉都紅了。分手時,她一臉的陽光。那活潑女孩說:「跟你們說話真開心、真痛快。」倆人再次向我們道謝。(大紀元記者畢福、姚甄希報導)

「三退」是指退出中國共產黨(退黨)、退出共青團(退團)、退出少先隊(退隊)及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三退」大潮在中國方興未艾,據大紀元統計,中國大陸目前(2012-08)已有1.2億人退出中國共產黨相關組織。自《大紀元時報》系列評論文章,《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於2004年11月開始在《大紀元時報》上連載,發表不久立刻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很快就被翻譯成英、日、德、法、韓、俄、西班牙、越南、義大利等多種語言。現已集結成書在海外出版,並有一套《九評共產黨》紀錄片,透過網路及其他途徑傳播。其形成自六四事件鎮壓以來最大的退黨熱潮。

在中國人出國遊玩常去的香港、台灣等各國景點,都有法輪功學員自發成立的「三退」退黨真相點。

    文章標籤

    退黨 三退 退團 退隊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