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9日9萬人上街響應反洗腦教育大遊行,抗議當局推行國民教育,反對中共當局以國民教育(洗腦教育)向香港學生灌輸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洗腦材料。9萬港人心願只有一個,就是拒絕中共洗腦。反洗腦教育大遊行隊伍不斷叫喊口號:「吳克儉下台」、「天滅中共,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消滅國民教育」、「我是香港人,反洗腦殖民」、「消滅中共執法,消滅共產黨」。

文:【大紀元首發「不要赤化」 九萬香港家長小孩上街反洗腦

.影片來源:新唐人電視 NTDTV.com

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29日的反洗腦教育大遊行,獲9萬人上街響應,齊齊向中共洗腦教育說不。隊伍由小朋友領頭。(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不要染紅!」「不要赤化!」「天滅中共,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昨日發起反洗腦教育大遊行,獲得遠遠超預期的9萬人上街響應,齊齊向中共洗腦教育說不。無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是經歷過洗腦的過來人;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無論是為自己的下一代,還是為別人的下一代,9萬港人心願只有一個,就是拒絕中共洗腦。

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傍晚回應遊行時,仍拒絕撤回國民教育科,只稱會成立「廣泛參與」的委員會收集意見;但遊行團體全部表明不收貨,強調「不要延期,不要小修小補,只要立即撤回」,更不排除9月發起罷課,逼使當局撤銷洗腦教育。

三十多個團體昨日發起反洗腦教育遊行,最少9萬名市民冒著酷熱天氣上街,拒絕中共染紅下一代。(攝影:蔡雯文/大紀元)

三十多個團體昨日發起反洗腦教育遊行,最少9萬名市民冒著酷熱天氣上街,拒絕中共染紅下一代。(攝影:蔡雯文/大紀元)

與此同時,一批大紀元員工在遊行沿途派發《九評共產黨》,大受市民歡迎,紛紛索要。據派發人員楊女士表示,在起點擺放的十幾箱總共二千多本很快派完,遊行沿途與終點也需要急急補充,結果全部存貨三、四千本全部派光,還不夠呢!她指出反應很好,特別有很多青年學生索取,有學生還說不希望變成「紅領巾」(中共少先隊);也有家長特地取閱,強調不會被中共洗腦。

酷暑下港人再上街

繼7月1日40萬市民遊行,反對中共地下黨新班子上任後,7月29日,在酷熱天氣警告下,仍有超過9萬名市民上街,參與由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等三十多個團體發起的「全民行動,反對洗腦!」729大遊行,反對中共洗腦教育,要求當局撤回被染紅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遊行人士下午2時半在維多利亞公園集合,3時出發,由學民思潮擔大旗,緊接是一群推著嬰兒車的家長。由於參與人數眾多,龍尾要到4時半左右才出發。長達2小時等待期間,有市民因酷熱不適,被送上救護車;亦有人稍作休息後繼續投入遊行隊伍。主辦方沿途設置3個休息站,供家長和子女中途休息,不少家長在休息站為年幼子女餵奶及換尿片。

遊行隊伍不斷叫喊口號:「吳克儉下台」、「天滅中共,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消滅國民教育」、「我是香港人,反洗腦殖民」、「消滅中共執法,消滅共產黨」。

有團體將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的《中國模式》教學手冊封面,印於單張上,呼籲遊行人士路經銅鑼灣時,扔進垃圾筒,表達不要洗腦教育的訴求。 (攝影:蔡雯文/大紀元)

不少家長帶同子女參加遊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一名小朋友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一名年青人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不少家長帶同子女參加遊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一對母子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許多市民一家大小齊出動,寧願冒著酷暑,也要堅持帶孩子出來,「沒有甚麼事情比洗腦教育對孩子來說更嚴重的了」;也有老人為守護下一代走上街頭;有曾被中共洗腦的過來人表明,出來遊行是為了擺脫過往的洗腦恐懼。面對港府強硬姿態,很多市民支持9月開學後罷課抗議,逼使當局撤回課程。在社民連的罷課簽名攤位,義工表示,遊行未結束,已經收集到過千名市民簽名。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呼籲家長及市民大眾站出來反對「教育23條」,不要讓下一代被赤化,被染紅。她說:「特區政府居然向細路淋紅油實在太無恥!……特區政府就是要箝制香港的思想自由。」並呼籲市民提高警覺,雖然香港自由有法律保障,但每日被衝擊。

公民黨成員毛孟靜也呼籲市民簽名,要求全面撤銷洗腦教育。「你擺明是『玩殘』我們下一代,連小學一年班的BB都不放過,你教小朋友聽國歌要感動,不感動會隨時不及格;一滴眼淚拿個C,兩滴眼淚拿個B,三滴拿個A,有無搞錯?將我們下一代玩成這樣,尤其是爸爸媽媽,連自己的小孩都守護不了,我們如何守護香港?」

曾被洗腦 回首仍痛

市民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不要洗腦 莫作共奴」(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遊行人士擠滿行車道(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從大陸來港、如今是香港人的梁先生,以洗腦過來人身份首次參與遊行。他坦言瞭解洗腦的害處,所以要出來反對,雖然自己的孩子已經成人,但不想自己曾受過的苦,要香港的下一代再次承受。他強調,洗腦害處是令人不辨是非,盲目瘋狂擁戴中共,這種痛苦,現在想起來還在痛,還在憎恨中共。

另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來港大陸人表示,三十多年前被共產黨洗過腦,今次特地親手製作標語出來遊行,是為了擺脫過往洗腦的恐懼。為甚麼害怕國民教育?他說,因為香港有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不能把共產黨的那一套搬來香港,那等於是自殺:「馬克思、毛澤東的一套過時,甚至是錯誤的,例如暴力革命、公有制、無產階級革命等,沒有一樣是正確的。」

家長力拒歌頌共產黨

陳先生帶著9歲的女兒出來遊行,「反對這個洗腦教育,我們的小朋友應該有自己的思想,因為教育局要灌輸一些不好的東西給孩子,這是絕對不行的。」如果政府強行推行洗腦課程,陳先生表明「只有選擇罷課」。他說:「國民教育不應該是洗腦教育,我們中國人認同我們自己是中國人,可以歌頌中華民族,但不應該認同、歌頌共產黨,這一點很重要。」

手抱2歲女兒來參加遊行的鍾先生說:「不希望我的女兒將來以為一黨專政是好的,也不希望她以為六四事件沒有死過人,不希望她以為共產黨等於中國。……最反感的是,這是一個共產黨宣傳自己的一個節目,它們不說真相,我怕我的女兒以後不知道真相,不知道歷史,不懂得獨立思考的能力,不懂得分辨是非。」

在中共副總理李克強去年訪港期間穿六四T恤被強行帶走的「六四男」黃健也特地推BB車帶2歲半兒子參加遊行,他手持自製標語說:「一黨專政是禍國殃民的最大惡法,全部中國人民所受的災害都是因為一黨專政造成的,所以它要我的子女支持一黨專政,我是不能接受。」

年邁的歐陽先生代替自己2歲多的孫女出來遊行,他說:「不要年幼的孫女被國民教育毒害,所以我們要走出來,推翻它。你看大陸,現在貪官汙吏,毒奶粉,毒的東西有多少?它不講,卻只講好的,上天落地的,不好的就不講。我怎麼服你?」他還說:「如果我們不出聲,那些不好的東西就走來毒害你了。現在不是港人治港,是西環(中聯辦)治港。所以,我希望大家用腳投一票,趕它下台。」

接受國教等同殺下一代

大部份家長及成年人都是為了下一代而參加遊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遊行人士在政府總部外以手勢表達不要洗腦國民教育。(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愛國不用教 愛共唔成交」(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一批穿上特別T恤的年青人(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有六四屠城當晚在天安門廣場的香港記者認為,強推國民教育是對香港的侵犯。「因為如果我們明顯地知道國民教育的政治目的,就是要我們一代的小朋友去接受所謂的愛國教育,而這個愛國教育並非真正的愛國,它要染紅我們,去麻木愛這個不值得愛的黨。它做了很多壞事,一直殺那麼多的中國人也沒有承認過自己的錯誤,現在的天災人禍它都要隱瞞真相,它從來都不願意讓我們知道中國的真正情況,在這種情況下,要我們接受它(洗腦教育)就等於殺我們的下一代。我們愛護我們的孩子,所以要出來。否則,就等於我們願意接受它屠殺和荼毒,我們也不可以有自由思想。」

她認為,港府應該承認錯誤:「他們願意被洗腦,願意去做這種殘酷的事,是他們的問題,他們要洗腦,就洗自己的腦。我們的腦沒問題,不要硬將一些汙糟的東西塞到我們的腦子。」

高先生高太太帶著一個3歲、一個2歲的孩子前來反對洗腦教育,覺得該科內容偏頗,一味講共產黨好處。高太太覺得很恐懼,不接受教材內容連六四都不包括,如果自己的孩子被洗了腦,根本不敢想像將來會怎樣。

一位女士表示,女兒今年8歲,讀三年級,她還未向學校查詢是否會開設洗腦課,但覺得一定要撤回,因為好害怕。她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的納粹黨和日本的軍國主義都是洗腦文化,令到全國的人支持一個獨裁主義,你想不想自己的孩子支持獨裁?」

有市民不滿高官將子女送到外國,卻讓市民的孩子接受洗腦。陳女士說,自己的孩子不是高官的「扯線公仔」。她直指共產黨不可取,是騎在人民頭上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一定要走出來反對。

小學生:不喜歡共產黨

遊行人士將各自的抗議標語張貼在政府總部外(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許多小學生也說出自己的心聲。一對小姊弟說,「反國民教育,它只說好的,不說壞的東西。(我們)要自由思想。」

手持反對國民教育標語的小學生表明不喜歡共產黨,「只說好的不說壞的東西,又說要愛黨。(為甚麼不愛共產黨?)因為共產黨就是那些貪汙的官員。」

9歲的陳同學也說:「不接受(國民教育),想自己有思考,沒理由灌輸一些不正確的東西給我們!」

拒小修小補 或九月罷課

不同團體的抗議橫幅(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愛國不等於愛黨(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市民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少數族裔年青人也來遊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遊行隊伍龍頭下午4時許抵達政府總部,龍尾則晚上7時半才到埠。主辦方宣佈有9萬人參加,遠超當初預計的1萬人。

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言人沈偉男表示,這麼多人上街,是意料之外的事。至於反對浪潮會否升溫,甚至觸發罷課,要過幾日才能回應。他說:「面對如此大壓力,政府一定要撤回(洗腦課程),如果不撤回,只是小修小補,只會自食其果。」他又認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這兩個星期的表現,連面對公眾的勇氣都沒有,覺得不適宜做教育局長;而國民教育顯然不是教育事務,而是梁振英的四大政治任務。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亦認為,今次遊行人數超乎預期,「甚至是一些學生過往六四、七一都不上街,但今日都因為擔心影響自己的細佬妹,擔心影響下一代的思想自由而走上街頭。我相信吳克儉必須回應民意,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不要押後、不要延期、不要小修小補,只要立即撤回!」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發言人黃瑞紅激動表示,香港父母非常疼惜子女,在如此酷熱的天氣下捨得將子女帶上街,走得這麼辛苦,都是被政府所逼,「我覺得這個政府很冷漠,很冷酷,完全不會理會我們香港市民的感受……是你們逼我們去行這一步。拜託香港政府撤回這個洗腦的國民教育。」

港府拖延 團體拒與狼共舞

市民高舉自製抗議標語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市民自製抗議標語牌參加遊行(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在遊行尾聲,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臨時會見傳媒,林鄭月娥表示會成立一個廣泛參與的委員會,於國民教育科3年開展期內收集意見,釋除公眾疑慮。

在政府總部現場,集會民眾收聽直播記者會,不斷喝倒采,高喊吳克儉、林鄭月娥和梁振英下台。

對於當局的建議,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發起人陳惜姿表明不收貨,「成立委員會的目的是緩兵之計,是想創造一種生米煮成熟飯的效果。所以開展期依然繼續開展,2015死線,這他們是寸步不讓,所以根本是一個掩飾、一個虛招。」她堅持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再重新諮詢。

沈偉男則批評當局不斷抹黑民間反洗腦教育的活動,強調當局如不撤回,便沒有談判餘地。

教協及學民思潮等團體也表明不會加入政府成立的委員會,教協副會長黃克廉說:「修修補補,補完再修,補完再補都要有這科強制推出,更加證實政府將這科看成一個政治任務,只需要推行,不理內容。」他說教協堅持國民教育科必須撤回,要求政府在9月3日開課前給予答覆,否則不排除發起罷課行動。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說:「我們絕對不會與狼共舞,去進行有任何嫌疑,讓人覺得我們進行一些政治交易。學民思潮會繼續堅守立場,要求政府在9月撤回國民教育科。」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