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法輪功) 已在世界上洪傳二十年,也是目前中國一切政治社會問題纏繞的核心。在中國有上億人加入法輪大法修煉,中共為鎮壓法輪功甚至花費了四分之三的國力。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動用了人類歷史上最多的媒體輿論誹謗詆毀法輪功,使廣大人群對法輪功產生負面甚至仇恨的態度。但隨著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大面積講清真相,許多人已經從誤解法輪功到現在站出來支持法輪功。

文:【明慧網首發】民眾選擇正義 反對中共迫害(圖)

.影片來源:NTDTV.com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因修煉法輪功的王曉東被非法抄家、綁架、搶劫及抓捕,河北省滄州地區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全村三百戶各派一名代表在呼籲書上簽名,要求市檢察院釋放王曉東,此聯合簽名按手印的請願書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引起震動與震驚。隨後,河北唐海縣五百六十二位村民按手印,支持釋放法輪功學員鄭祥星;近日黑龍江伊春市有一萬五千民眾為素不相識的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站出來支持當地替父鳴冤的秦榮倩,在她的《喊冤昭雪書》上簽名並按上大紅手印。秦榮倩的父親秦月明,因堅持信仰法輪功而被當局關在監獄中酷刑折磨致死。

河北唐海縣鄉親聯名要求公安機關釋放鄭祥星

黑龍江伊春市有超過一萬五千民眾為素不相識的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在替父鳴冤的秦榮倩的《喊冤昭雪書》上簽名並按上大紅手印

中國河北省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三百多戶村民聯名按手印、加蓋公章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王曉東,震動中共中央政治局。

日前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在日本大阪接受新唐人訪問時提到,如果遭受不公平的人權迫害,我們都應該很勇敢地站起來,不但是國內大家可以團結在一起,為了維護人權做很多努力,而且要連結全世界,我們過去也得到全世界很多的幫助。同時呂秀蓮衷心期待中國大陸主政者、執政當局有比較寬宏的心胸,同時也知道每一個人生來平等,應該給予適度的尊重。

人心巨變始於覺醒力量

前台灣陸委會主委、台聯黨主席黃昆輝表示:「法輪功有甚麼錯?但是(中共)對法輪功採取這種殘忍迫害的手段,早為世界各國所不齒,現在人民越來越勇敢地站出來,三百戶村民肯這樣來按手印、加蓋公章,然後提出這樣的行動,我覺得中共不能眼睛蒙起來,假裝看不見。」

立委田秋堇說,這表示在中共這場滅絕性與連坐式的鎮壓中,中國老百姓終於回到人性基本面去思考法輪功議題。她強調,中國人民終於跳脫國家機器、媒體的掌控,他們看到被中共非法逮捕、監禁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村裏非常好的人,他們蓋手印把人要回來,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力量。

她表示,應正視中國人發自內心的力量,法輪功問題是到了該重新檢討的時候,「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只會讓中共愈來愈困擾。」

立委黃文玲強調,「我們認為中共對於法輪功的打壓,這部份是不符合人權的部份,尤其是有這麼多人在支持法輪功的情況下,中共還要三百戶村民做撤簽,但這只會有其他更多的村民再站出來支持法輪功。」

正視法輪功議題 中國才有希望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智囊、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常務理事阮銘表示,由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事件可得知,中共政權已出現大規模震盪。他認為,中國老百姓能夠將五百六十二名鄉親按手印的文件上網傳出,就像盲人律師陳光誠從山東嚴密的監控中跑出來一樣,這本身就說明共產黨控制不住了,如今中國已經到了黑夜將破曉的時機。

阮銘強調,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主導幹的,大家都是服從他而已。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從這麼多村民按手印、蓋章聲援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我們看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肯定的程度,因為村民們每天所看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才是真正有「真、善、忍」內涵的好人,所以大家願意和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中國人願意與善在一起,他們要與惡劃清界限,做一個正確的選擇,這是很重要的社會改革力量。」

楊憲宏認為,三百戶村民聯名按手印聲援法輪功,在中共中央都一定有人會認同,他們也會鼓勵這樣的議題繼續出現,這是中國可能出現大反轉的時刻。他強調,整個中國社會真的要走向和解,法輪功議題一定要非常旗幟鮮明地做平反,甚至於應該審判當年犯下反人類罪的人。

民眾選擇正義 反對中共迫害

三百人聯名上書這樣的事件其實在中國越來越多,去年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的家鄉河北省秦皇島昌黎縣約兩千三百位善良民眾聯名支持其申訴,在當局把周向陽的妻子李珊珊抓走後,又有五百多民眾聯名救助。

明慧網報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黑龍江省富錦市上街基鄉忠勝村,法輪功學員袁玉龍與兒子袁守江、兒媳龔金芬三人被中共警察非法劫持,包括村幹部在內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們,聯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當局立即放人,同樣轟動一時。當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幾乎是整個村莊的全部村民們都敢於仗義執言,不但在聯名信上簽名畫押,還都在上面鄭重按上了指紋,表現出的不僅僅是仗義,更是對法輪功學員人品的認同。

二零零九年二月,發生在遼寧撫順的另一起正義民眾為法輪功學員討公道的聯名信事件震動了周永康、羅幹等中共頭目。當時,家在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英額門鎮的法輪功學員徐大為,在監獄裏被中共折磨八年後出獄,但他在中共的牢獄裏遭到了長期殘酷虐待:被長時間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吊掛)、強行灌食、膠皮管子打、針扎、電棍電擊、注射摧殘中樞神經的藥物等等。出獄時家人將其送醫院,十三天後徐大為即含冤去世,年僅三十六歲。當地純樸的村民們出於義憤,先是自發組織了兩卡車人趕去東陵監獄討公道,在監獄不給任何答覆的情況下,五個村的三百七十六人在揭露監獄迫害的申訴信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三百村民選擇支持無辜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是中國民眾面對暴政,主動選擇正義的壯舉;也是民眾無懼政法委的打壓,是人民覺醒及全民反迫害之起。對此,前陸委會副主委遊盈隆表示,「當人民不怕死的時候,再高壓的手段都沒用。時代已經進步到今天,沒有理由用更強硬的手段,再去回應來自民間或國際社會的呼聲。」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