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法輪功) 已在世界上洪傳二十年,也是目前中國一切政治社會問題纏繞的核心。在中國曾有上億人學煉法輪功,其中不乏在科研成就上素有聲名的學者。李寶慶從一名從事幾十年科學研究的科學家,到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向大家展示了「法輪功修煉與科學」之間的關係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

原中科院教授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李寶慶是一名從事幾十年水文科學研究的科學家,曾獲得過多項國家科研成果獎。1997年,李寶慶被英國劍橋國際名人中心編入「國際名人辭典」。(攝影:袁麗/大紀元)

文:【大紀元首發】前中科院科學家談科學與人生選擇

原中科院教授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李寶慶從一名從事幾十年科學研究的科學家,到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他的經歷和人生觀的改變讓當今社會的人們感到好奇。在科學與修煉面前,他的選擇與被選擇向大家展示了「氣功修煉與科學」之間的關係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

昔日科學家 今日修煉人

李寶慶從清華大學畢業至退休,一直在中國科學院從事科研工作。他是教授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專注於學術上的研究與成就,獲得過多項科研成果獎。他說:「1991年我獲得過『中國科學院重大科研任務先進工作者』稱號;1993年又受到國務院的表彰,享受政府特殊津貼。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名中國科學院院士。」當時的中科院院士委員會中,水利學界的泰斗張光斗先生、地理學界的泰斗黃秉維先生等都對他有著很高的評價,李寶慶還與三位院士共同承擔著一項「節水農業」的國家重大基金研究項目,他是該項目牽頭人之一。1997年,李寶慶被英國劍橋國際名人中心編入「國際名人辭典」。

90年代初,當時的中國氣功非常的熱門,這位昔日的科學家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對科學的研究探索中,對氣功修煉根本無暇顧及。1993年,同是在中科院擔任副研究員,他的太太卻開始走上了氣功修煉之路。他講道:「我夫人早於1993年就得法,從有名的藥罐子變成無病一身輕。她一直勸我也煉法輪功,我卻不以為然,覺得她是慢性病,煉功有效。我只是偶爾頭痛腦熱,感冒咳嗽,吃點藥睡幾覺也就過去了,沒必要下功夫煉功。」

1995年,埋頭於科學研究工作的李寶慶得了帶狀皰疹和突發性耳聾,到醫院去看沒有見效,又去了國際針灸培訓中心看中醫。「由於療程太長,又不知有無保證,正在煩惱之際,有幸遇上社區法輪功輔導站在1996年的中國新年期間辦的法輪大法九講錄像班,在夫人的勸導和陪同下,終於成行,瞭解到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他說。

參加完法輪大法九天班的李寶慶內心感到非常的震撼,他說:「我從未聽到過如此精彩的學術報告。相比之下,現代科學只用『迷信』二字就要把神佛打倒、滅絕,也就太不科學、甚至成了小兒科了。我看得入神,聽得入心,感覺師父就在現場。九天班下來,不但病痛消失,連吸煙、喝酒都忘了。不用吃藥、不用扎針,煉功學法就能祛病,初步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佛法的偉大。」

回來後,李寶慶開始讀《轉法輪》,他感到身心的變化,他談到自己逐漸地連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一心學法煉功修心性,按真、善、忍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追求名利的事也就淡忘下來。從1996年至今,李寶慶走入了大法修煉已經有近16個年頭了,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他修煉後的經歷坎坷,直到輾轉來到澳洲後才擺脫了中共的迫害。受盡苦難的他從一個科學家成了一名堅定的修煉者,令他改變的原因又是甚麼呢?

實證科學與氣功修煉

作為曾經從事多年水文科學研究的科學家,李寶慶首先講述了他對當今實證科學與氣功修煉的認識。他談到:「現代西方科學是實證科學,人類的知識都是這一個物質空間的,總是有限的,是不完善的。因為人類不能證實另外空間的存在,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生命和物質存在的形式,證實不了神佛的存在,它也不知道人類有道德這種物質在人體上的體現,它也不知道人類還有業力這種物質在人體周圍的表現,它證實不了氣功和修煉範疇的事。把道德善惡和神佛之事,一概認為是不存在的、不科學的、是迷信的。這不成了井蛙觀天了嗎?」

「更為嚴重的是,人們都相信現代的實證科學,實證科學又證實不了德和業的存在,人們就沒有了心法的約束,沒有道德的規範,甚麼壞事都敢幹,就促使人類的道德不斷地向下滑,社會就到了誰也收拾不了的境地,人也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了。人們看不到科學將會給人類帶來潛在的威脅和巨大的災難。」他又說。

李寶慶還講道:「實證科學用人的肉眼或藉助儀器研究人類空間有形的東西,看不見的就不承認,更不用說另外空間了。因此很容易迷失在唯物論、無神論、鬥爭哲學、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等進化論的邪說中去,甚至被共產邪靈所利用和控制。但是真正的科學家不封閉自己的思想,不絕對化自己的認識,承認自己的不足,不斷進取,始終相信有高級生命的作用,就會走向信仰。而且,科學是人研究出來的,人相信甚麼?走哪條路?決定於人,是人自己的選擇,而不取決於科學。」

歷史上科學家對神的信仰

李寶慶介紹了蓋洛普氏曾對過去三百年間三百位著名科學家的信仰做過調查,其中38人沒查到相關信息。在262位科學家中,不信神者20人,僅佔8%,信神者占92%。他說:「幾乎所有曾對科學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巨匠如法拉第、伏特、歐姆、安培、麥克斯韋爾等。也包括愛迪生、倫琴以及現代原子能專家普萊特、康普敦、弗米等都走入對神的信仰這條路。」

他提到達爾文為作為進化論的鼻祖,在晚年,他卻幡然悔悟而成為熱心的基督徒;原蘇聯的巴甫洛夫也是一位虔誠的信徒;牛頓是經典物理學的奠基大師,然而牛頓畢生的精力卻主要用於神學的探討,把科學研究視為餘事,不過是要證明神造物之功的偉大而已。他講道:「當他的朋友讚歎他製作的太陽系模型時,他說這算不了甚麼,神造的銀河系和宇宙不是更神奇嗎?臨終前他說,他的成就與神的偉大創造相比,不過如一個小孩子在大海邊偶爾撿得一兩片美麗的貝殼而已。」

談到科學巨匠愛因斯坦時,他說:「愛因斯坦曾經說過,無限高超的神在我們微弱心智所能覺察的瑣細小事上顯示它的存在,我對之心悅誠服,我的信仰由此構成。在我的心靈深處,確信有個超越的智能彰顯在不可思議的宇宙中,這構成我對神的信念。」

李寶慶感歎道:「可見,科學並沒有使這些科學巨匠背離神,而是加深了他們對神的崇敬。」他提到法輪大法修煉是不能用一般的實證科學所能認識的,就像《轉法輪》一書中的「論語」裡面講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他希望真正想要了解法輪功的人就好好地看一下這本書,像那些科學家一樣不要故步自封,封閉自己的思想和認識。

中共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李寶慶開始用自身的體驗,多次上書中央、地方、官員及相關的媒體人等,而申請課題研究的資格和經費都被剝奪。他談到:「1999年10月26日,我在支部大會上正式退出了中共邪黨,先後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派出所、海澱區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大案要案處)、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科教處)等非法抓捕,連同當地派出所24小時或48小時傳呼,累計非法拘押四個多月。此後,還被中科院610辦公室綁架去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專設迫害法輪功的強制洗腦班),強行洗腦一個月,受盡凌辱折磨。即使在家中也被監視,完全沒有自由,直到2003年逃來澳洲。其間的故事動人心魄。」他表示正是這場迫害讓他無法繼續從事科學工作,之後走上講真相、反迫害的正法修煉、救度世人的路上來。

李寶慶提及中共迫害時講到:「中共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從『名譽上搞臭』開始的,企圖給法輪功扣上『迷信』的大帽子。1996年它就在《光明日報》上發表《提倡科學、反對迷信》的文章,污蔑和攻擊法輪功,因廣大學員寫信講真相給編輯部,此舉以失敗告終;1998年5月,又唆使羅幹的連襟何作庥,以科學院士的名義,在北京電視台上詆譭法輪功,說是他的一個研究生煉功走火入魔等等。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的許多學生向他講明那人根本不煉法輪功,當面揭穿了他的謊言。更多的法輪功學員還去了北京電視台講真相,電視台也承認了錯誤。1999年4月,還是這個院士,還是用的那個謊言,在天津《青少年健康博覽》上發表文章,公然宣稱青少年不宜煉法輪功。天津市公安局還驅趕並抓捕了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引發了『4.25事件』。最終江羅集團撕去了偽科學的面紗,於1999年7月發動了公開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

李寶慶談到正是因為法輪功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煉,與中共的無神論、「假、惡、鬥」本質水火不容,而且煉法輪功人數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中共高層都有領導和家屬修煉,令江澤民發抖。江澤民之流真正懼怕並發狠要滅絕的是法輪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是造就這門科學、並洪傳於世正法與救度眾生的法輪功創始人,以及實踐這門科學、走在神的路上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