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194)中國的良心-高智晟(下):高智晟被軟禁、綁架、酷刑折磨到失蹤的過程。

旁白:在家待了沒幾天,警察又逼迫高智晟離開了北京。他的一切通訊手段被切斷,完全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而與此同時,他的悔過書在社會上引起各種議論和猜測。不過,在2007年2月中國傳統新年來臨之際,在美國大紀元時報的網站上,仍然可以聽到不少人對高智晟的新年祝福。

胡佳錄音:儘管是見不到他,儘管我也是很難有把握把這個音訊直接能讓他知道,但是我還是想要說,給他道賀一聲新年好吧,因為過去的這一年對他家裡來講是最黑暗的一年,我希望從此就撥雲見日了。

錄音:祝福他和他的家人在新年裡身體健康,平安。

錄音:祝福他一家人能夠團圓,生活在一起。

錄音:很長時間不能通話了,很惦記您。我們向您全家問好!

旁白:2007年4月,高智晟被允許回到北京的家。4月6日,他的友人胡佳接到了他的電話。這是高智晟從2006年8月被抓以來第一次成功的與外界聯繫。他口述了一封給胡佳夫婦的信,詳細的講述了自己在被關押期間的種種遭遇。

錄音:高:我發現今天電話突然能打通了,我覺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胡佳:我明白,我知道你特別的孤立,連鄰居都已經搬的搬,走的走。這樣的,我也知道格格的學習成績不好。對於這個方面應該給她請個家庭教師,但是這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

高:家庭教師都進不來。

胡佳說:是啊是啊,格格的成績不好,我認為,去年的那個階段她每天都為營救父親這樣的想著,整個的人都……而且還被那些警察欺負,反覆的給她精神上的折磨,包括去毆打她,有警察把她抱起來摔在地上,這些,她的同學有目擊者,她的同學中都有人給我通過電話證明這些事實。我覺得,這些太……那個時候我又是被軟禁在家裡,我覺得我最大的痛苦還不是其它的,我覺得我最大的痛苦是就是看著讓婦女兒童這樣白白受著欺負的時候,我束手無策,不能去救她們,這是最大的痛苦。哎。

高:胡佳,我們還擔心的一點就是,你給我承諾過,中國也就剩下你們(和我交往),他們可能還要對你下手。

胡佳:那就讓他們下手吧。我有那麼多的朋友都已經進入冤獄,我應該說每一時每一分每一秒都做好這個準備。高智晟:4月6號聲明一發完,就把我帶走了,我把高天昱抱起來親了兩次,還是被拉走了。去密雲的路上很神秘,一會兒換一個引導車,一會兒換一個引導車。我跟他們講,我說,你跟我還玩這一套。然後去了的時候,說:你現在已經完全越過了我們的忍耐底線了。我說,你有沒有看到我剛才離家出走的時候親了我兒子兩次?老子從來都沒有打算走出家門再回家。在那兒談了六天,輪番的上陣。最後就是他們做出了讓步。

旁白:2007年7月,美國新唐人電視臺的記者冒險進入高家,見到了高智晟。

高智晟:現在廚房一半的活是我幹,三頓飯的洗碗,燒水,燒開水灌開水這些事都是我的。廚房裡面的衛生收拾。這也算是一種提高。這是我們家庭唯一的意外收穫。我在廚房裡面的經歷已經有兩年時間了,相對兩年時間。這實際上向耿和澄清了一個事實,她過去說我不願意進廚房,這不是真實的。事實上,當條件具備的時候,我還是走進了廚房。

旁白:鏡頭中的高智晟,笑容在增加,自信在恢復。每天,他除了幫助妻子做家事,就是讀書,思考和寫作。

高智晟:我也做了很多的筆記,一個是《中國需要什麼樣的政府》,最近在研究這兩本書。然後這是《美國制憲會議的辯論》。這個書內容多一些,這兩本書。

旁白:9月8日,高智晟在海外網站上發表鄭重聲明,聲明悔過書作廢,不承認當局所強加罪名。14日晚,一位家庭教會基督徒黃燕女士成功進入了被監控的高智晟家,幫他發表了一篇七月以來被警方嚴禁發表的文章〈黑社會化的警察權力普及化及日常化〉。16日清晨,16名中共官員闖入高智晟家,直至傍晚才離開,他們再次對高智晟全家施壓,逼高智晟答應不再與外界聯繫。22日,海外網站發表高智晟致美國國會公開信。

公開信:「今天,藉著這封書信,在奧運會即將在中國舉辦之前,呼籲你們並通過你們使全人類關注當下中國的正在持續發生的人權災難,認真並具體地面對人類倫理價值,正義價值及人性文明的前景及其在中國所面臨的現實威脅……在國際主流政治唯眼前利益至上,人類倫理價值『體力不支』的現實的今天社會中,我們無能力要求奧運會承擔起它本應當承擔著的責任。但我還是要以我的方式,以曾經幾乎帶給我全家滅頂之災的方式,再次在這樣時期,在這樣的事件上發出我自己的聲音,以提醒國際社會,在你們為這場奧運會中的各自所得雀躍的時候,我要把與這場奧運會同時發生著的一些與奧運精神格格不入的畫面『強行』展現在人們眼前,無論這將帶給我何種危險,以承擔起我作為個人,更是一個中國人的責任。」

旁白:2007年9月6日,當高智晟在他北京的家裡以沉重而悲憤的心情撰寫這封公開信的時候,在澳洲的悉尼,亞太經合組織的會議上,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邀請美國總統布什到北京觀看奧運,布什「迫不及待」的答應了。

美國前總統布什:他(胡錦濤)再次邀請我和勞拉及我的全家觀看奧運。當然,我迫不及待的答應了。

旁白:而因為這封給美國國會的公開信,高智晟再次被套上黑頭套帶到一個神秘的地方。兩個多月後,他回到家裡,傷痕纍纍。

耿和:就是他的眼睛被煙熏過,所以就24小時流眼淚,不停的流眼淚,流的就是眼角,半個臉這個地方都很乾燥,整個的這個皮膚很乾燥,然後我就是說拿熱水敷一敷可能會好一些,所有我用熱水敷了很久,也一點不見好轉。在監獄裡邊是絕對不讓吃(飽)的。他現在是飯好了以後吃得很多,吃得很飽了還要吃,就是不知道飽和饑了,就是那種感覺。還有,就是他的腰也特別糟糕。我聽他說的是,他在那裡面是銬著腿的,就整個腿就黑了,也不知道在監獄裡面是怎麼回事,有的傷疤它是不好的。他的整個小腿是黑的。我們回來了以後這腿都成咖啡色這種,在家養了很長很長時間,現在他的(腿的)顏色恢復到正常皮膚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像得了皮膚病似的,一片一片的,那個斑啊,皮啊,那個紅的,就像落了皮膚病似的。

旁白:一年之後,一位不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向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披露了高智晟的部分遭遇。

知情人錄音:比如說把高智晟律師完全是讓他一絲不掛,把他扔在地上很多人用電輥電他,不讓他睡覺,這些都是經常的,打他就不用說了。他們都是用了很下流的手段。一個最卑鄙的做法就是,他們有一天晚上給高智晟吃了一些藥,然後把高智晟的衣服都剝光了,然後就讓一個女的躺在高智晟身邊,然後就給他們錄像、拍照,用這個去威脅高智晟。我想這個對高智晟的打擊是非常非常大的。

耿和:他受酷刑回家沒有講。他表面就是很平常,沒有講。事後好幾天我就說,你在這兩個月都幹些甚麼了?他也是都迴避。我還是不踏實,側面的問他。有時候我問的多了,他就透露說,這一次的迫害比第一次嚴酷的多。我說那你把它寫下來吧。他說,我不想寫。我不想讓你知道。我就跟他說,你把它寫下來吧,不然時間長了,忘了。他說:永遠不會忘。我還是鼓勵他慢慢的寫下來。那篇文章他寫了一個星期,寫的很艱辛,很難受。到這篇文章寫完了,我感覺他身心憔悴,臉很蒼白。

旁白:這篇在妻子的鼓勵下完成的文章,題目叫做〈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2007年完成,09年才歷經艱險發表面世。文章中,高智晟披露了秘密警察對他用電棍電擊,毆打,甚至多次電擊生殖器的可怕經歷。

文章摘錄:這樣的折磨持續到第三天下午時,我至今不知當時那裡來的巨大力量,我怎掙脫他們,一邊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邊猛地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淒遠及陌生。但自殺未能成功。感謝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旁白:高智晟的眼睛被撞的流血不止,倒在地上,就這樣也無法制止秘密警察的暴行。更可怕的折磨和電擊持續不停,警察甚至用竹籤插入高智晟的生殖器。在無邊的痛苦之中,在警察的逼迫之下,高智晟被迫編造了自己與四名女子私通的故事。

耿和:他在家裡他很願意活躍氣氛。他在我們家有限的空間中就活躍氣氛。帶著孩子玩,帶著格格玩,帶著那個小的玩。自編自導的小娛樂節目,哄著孩子又跑、又跳又上床。但是我就不參加到他們其中。我的性格不是那樣子。我的心裡也特別沉重。因為高智晟受的這些苦,在我腦子裡我忘不掉。我覺得對他的侮辱、迫害、毆打,在他心裡,他也忘不掉。這是他為了孩子,他做的另一面。我是高興不起來的,所以我也不參與他們。

高智晟:我前天在他們跟前講,我說一輩子,直到臨死,閉眼睛之前這一幕我是絕對忘不了。因為你不可能說跟一個技術過程一樣,你說忘就忘了,真的忘不了。我有時候晚上睡覺一睜眼,我就能想起這一段。有時候進廚房洗個碗,洗個碗一低頭我就能想起這些。我倒是不是說邪惡過程對我刺激多大,我最震驚的就是這樣的過程能在中國明目張膽的存在。而且是那些說代表中國的人,是代表我們政府的人,是代表我們的人。代表我們行使權利的人幹的,這是最可怕的。

旁白:2008年奧運來臨之際,全國一片肅殺氣氛。以安全保衛為藉口,中共大肆抓捕成千上萬的無辜民眾。在各國政要輕鬆欣賞奧運比賽的時候,高智晟和他的一家又一次被逐出了北京。

旁白:奧運閉幕式熱鬧的焰火之後,高智晟的女兒格格失學了。因為她的家庭背景,所有的學校都拒絕了她的申請。這個幾年來飽受當局欺淩的少女,陷入了絕望之中,因為儘管便衣在學校監視她孤立她,為了不讓她向外界傳遞信息,禁止她的班級上電腦課,不許她的同學帶手機,但是學校是她唯一能與同齡人交往,感受到一點正常生活氣息的地方。失學之後,格格多次自殘,甚至企圖自殺。

格格:有的時候就是特別特別煩,就是煩到了極點。然後就是特別特別不想活了,但我又不知道怎麼發洩,有時候我就覺得我在胳膊上劃刀,反正遲早就被發現,每次被發現,我覺得我爸爸那個無奈的表情,然後特別特別難受,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

記者:耿和你覺得呢?

耿和:我就是說,我覺得高律師這個選擇啊,影響最大的,我最內疚的就是就是兩個孩子,對兩個孩子造成的這種心理上的創傷,可能我需要一年到兩年的時間去撫平它。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代高律師必須要做的,對孩子的這種內疚。

旁白: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帶著孩子們擺脫便衣監視,輾轉逃離了中國。2月,農曆新年之際,高智晟在陝北老家被警方帶走,再一次消失於人們的視線之中。

耿和:我給他弟弟打電話就聊天,我說的,警察來抓他的時候他是什麼樣的感覺啊?他預感到了沒有?他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他弟弟說,沒有預感,他頭一天還高興的要命,還請的秧歌隊,前面還唱戲,他還跟那些人扭秧歌呢,還扭的很紅火。是這樣子的。呀,我這一想,這都是……這大難臨頭了,這很能熱鬧的起來。我就一想,我覺得就是,他不想讓家裡人擔心,不想讓他大哥呀,弟弟呀,全家老家的那些人擔心。我就覺得他釋放的一種什麼感覺呢,他釋放的那種熱情洋溢的氣氛,把家裡人帶動的特別高興,是過年呀,但是呢咱們私下裡面想,他絕對心裡有難受的一面,我跟孩子們不在,對不對?他絕對知道我們的走,對他來說面臨的還是一次被抓。

前美國聯邦參議員拜倫‧多根先生:今天我要告訴你,關於一個非常勇敢的人,高智晟的故事。他的妻子今天造訪華盛頓。我要講他的故事,因為對我而言這很重要。

旁白:2009年4月2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大廈裡,終於獲得自由的耿和聆聽了聯邦參議員拜倫‧多根先生的演講。像這樣在國際社會發出的營救高智晟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

麥克米蘭‧斯考特:我給很多人寫信,從聯合國秘書長,到歐洲議會主席,到歐洲委員會主席,和其他很多重要人物。

曼弗雷德‧諾瓦克教授,前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專員:我視之為己任,要確保他被公正的對待,而且如果他願意,他應該能夠離開中國。

歐洲議會主席傑茲‧布澤克:歐洲議會曾經幾次關注高智晟先生的案例。今天,我要呼籲中國政府,公佈他的下落和健康狀況。

旁白:2010年,高智晟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這是他第二次被提名。上一次是在2008北京奧運那一年,他和他的朋友胡佳曾是得獎呼聲最高的候選人。

麥克米蘭‧斯考特:我曾提名他作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當時外界廣泛認為他應該獲獎。那是2008年。但是,該獎授予了馬爾蒂‧阿赫蒂薩裡。

旁白: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2010年3月28日,失蹤一年多的高智晟突然現身,幾天後甚至接受了幾家西方媒體的採訪。多倫多星報的記者比爾。席勒在高智晟北京的家裡見到了他。席勒在他的報導中說,高智晟看起來更瘦,但並沒有被擊垮,他向記者表示,他不想再擔當異議人士的領袖角色,但他的基本準則並沒有改變。

旁白:幾天之後,高智晟再次消失了。九個月後,2011年的1月,美聯社發表文章,披露高智晟在上一次一年多的失蹤期間遭受的可怕暴力。這是他在那次短暫露面期間接受美聯社採訪時,不顧當局禁令,親口告訴記者的。他和記者的約定是,如果他再次失蹤,就可以將他的遭遇公佈於世。

旁白:美聯社的報導問世之後不久,一篇完成於兩年前的高智晟的文章,〈我的心聲〉發表了。這篇久已失落的文字,是他的妻子耿和200 9年離開中國時冒險帶出來的。在這篇終於被尋獲的文章裡,高智晟再一次大聲的吶喊,為中國人的苦難而吶喊。在文章的最後,他說:「這篇文字將使我再次遭綁架,遭綁架已成為我的生活常態,如果它要再一次來臨,就讓它來吧!」

耿和:我想,我就覺得,看了我們家的故事,我就認為,你們知道你們應該幹什麼,要是我這麼說,你就應該知道,你覺得呢?天昱:媽媽,你一直在這兒說救爸爸呀?耿和:看我們家這寶寶說的……在講,在講。天昱:是嗎?耿和:嗯。

字幕:到2011年底,本片完成之時,高智晟仍然下落不明。

【相關視頻】

中國的良心─高智晟(上)

中國的良心─高智晟(中)

*(更新)超值影視音樂影片軟件電子書,超過500部多媒體合輯高速下載(含教學):

http://www.megaupload.com/?d=8Y5OKOGF

其他推薦:

神韻晚會《SHEN YUN》All New 2012 Program With Live Orchestra

2011年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世事關心】中國的良心─高智晟(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mili 的頭像
aimili

愛蜜麗愛看電視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