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記者楊紫運採訪報導)沈果冬原住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湖東村前尚水濱25號。在2009年被非法強拆,因不簽強拆協議,被非法關押期間,逼迫服用不明藥物損傷大腦。後沈果東被非法判刑,妻子丁紅芬被5次非法關押毒打,母親在大年三十被村書記王德良叫人打得休克住院。父親在悲憤中染病,無錢醫治身亡。8日上午,江蘇省無錫市檢察院拒絕了沈果冬的上訴申請。

2009年6月27日沈果冬家門被砸,合法房屋被地方政府非法強拆,與無數拒簽人員一樣,被地方政府視為穩控對象。

2009年的大年三十(農曆)到村書記家申請生活困難救助,被村書記叫來的人打傷昏迷住院,派出所出警放走歹徒,未作任何處理。

2010年農曆大年初三沈果冬母親求助,保安人員爬樓梯欲毀壞群眾拍照片的相機。

丁紅芬:「他們(警察)打我,把我往死裡打,抽我的耳光,把我全身打得青紫,晚上睡覺我全身好痛,我被關了二十幾天,我的肚臍眼都流膿了。」

沈果冬在自家二樓被公安砸門而入抓捕,2010年7月6日政府以妨害公務罪把他判刑十個月。審判長不理會辯護律師,自我辯護也被阻止。庭審現場,先後有人四次向審判長遞送了紙條。對於庭審,300多群眾都不滿抗議,其中二人被拘留15天。

2011年沈果冬刑滿出獄,當地上千名被政府強拆的民眾自發在門口等著,為他送花與和平鴿。

經歷兒子沈果冬被非法判刑,兒媳婦被非法關押,老伴被毒打住院,之後又被關押跪求才得釋放。回家家被強拆等變故後,沈通海於2011年4月9日鬱鬱而終。

4月15日程婉君尊重老伴沈通海生前遺願,拖著沈通海遺體到村委要求解決拆遷問題。程婉君在遺體前悲痛欲絕之際,來了一輛運屍車,城管搶走屍體,程婉君護著屍體,他們強行把屍體搶走。

受盡精神折磨的沈通海丟下老伴而去,生前沈通海常念叨,拆遷問題不知何時解決,家人不知還要遭受多少磨難,地方拆遷貪官污吏迫害程婉君走上了艱難的上訪路,露宿街頭,受凍挨餓,過著像乞丐一樣的流浪生活,在這受害人群中何時才能結束?

丁紅芬幾年來四處求救無果後對記者說:「沈果冬被公安在火車站搜到一張光盤,這就作為『擾亂公共次序』的罪被冤判10個月。無錫上下一般黑,到江蘇省也是一樣的,一樣的黑!我們去南京上訪,就給我們只打了個電話。我被政府關起來用威脅、毒打,逼迫吃不明藥物等方法,脅迫簽訂不平等的房屋置換協議。」

本台記者就江蘇省無錫市檢察院拒絕了沈果冬上訴申請一事諮詢他的律師畢文強。畢律師說:「抱歉,現在不是太方便。因為我們目前律師行業內部有一個規定:如果接受國際媒體(採訪)先要向上級領導『溝通』一下的。」

接著記者採訪了當時指揮拆遷的太湖街道黨委書記陳紅升(電話號碼:008613901515100 )他回答,他已經調離了,要記者找現在負責人。記者找到湖東社區書記王德良(電話號碼:00861386196770),接通電話,確認他的身份後,當他明白來電話的是記者後,馬上否認了自己的名字。

據記者瞭解,無錫市濱湖區太湖鎮東降湖東村前尚水濱25號原住民丁紅芬,所在地塊(濱湖新城2號地塊)於2003年轉換成國有土地,2004年初以農民安置房的名義拍賣給萬科建高價商品房,共徵用土地98、5154公頃,其中轉用農用地67、962公頃,未經國務院批准。 2007年12月開此進行拆遷,拆遷沒有房屋拆遷許可證,國有土地按集土標準補償,沒有一分土地補償金。是用地方政府會議紀要,牴觸了國家的法律和法規。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湖東村以533元一平米(包括裝修價)的價格強行拆遷當地民眾的無數房屋。

高價賣給開發商,開發商再建高樓以2-3萬一平米的價格外賣。凡是不願屈服,全部上訪維權的人士全被抓回來關在黑監獄。大部分民眾在各種酷刑下被迫簽字。

今年5月5日,在黑監獄被政府折磨260多天,簽字後回來的趙三南,在家中自殺。在這場政府行為的強拆中,這裡的公用井水被下毒;多戶居民家中電線被無數次剪斷;多人被暴力毆打,被關進黑監獄,民眾說:無法統計多少人被打和被冤死。

*(2011九月更新)超過300部多媒體合輯高速下載(含教學):

http://www.megaupload.com/?d=S0RB3JI9

其他推薦:

《神韻》2011世界巡演新亮點

中國大陸突破網絡封鎖專用軟件:動態網 自由門 破網軟件

【東方神韻】「真善忍」國際美展 (六)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