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年神韻晚會演出片段懷想

作者:徐媛媛

因為神給了我們機會,我們得以在海外年年看美國神韻藝術團每年的巡迴演出。儘管她的節目是每年一換,但在記憶中,仍然不會忘卻當年當時的美好記憶,這美好記憶,是巨大的饋贈,一生也消受不起,兩生,三生,只怕是永生之福呢。我們願匍匐在神的面前,難以語言表達無限的感恩。我是說,原來以為,這世上我的心是如此孤獨,可是神來了,神韻來了,她把無限美好的未來指示給我們這些掉到凡間的孩子,將人間善惡正邪給人世間迷茫的我們揭開看清,把希望的種子撒播給眾生的心田,將悲苦與愁煩用一台晚會輕輕提走,給我們的,是永遠無法報答的愛的千山萬水,那洪大的神恩,又怎能以人間語言一一細訴!

*二零零八年神韻

這年的神韻晚會,舉凡到哪兒,哪裡便震撼。非凡的演出陣容,絕佳的技藝,奉獻給全球各地觀眾一場場文化盛宴。

《仙女踏波》:

大幕一拉開,掌聲如潮湧至。西方人愛用neat來形容這樣的展現,萬頃碧波,海上一群仙女,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靜止的舞動著手中的扇子,那種美啊,含蓄又靈秀,大方又出塵。演員(準確的說,是藝術家)手中的道具是一把藍色的折扇,同時裝飾有飄帶。曹植《洛神賦》裡描述道: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雲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應該是給人比這個描述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美好的感受和印象吧。什麼是中國古典舞的純善純美,看看就知道了。她們的眼神,她們的微笑,她們的真誠與柔和,配上至高的舞蹈藝術,這就是純善,純美,這就是中國古典舞得到了輝煌展現的時刻,藝術力量至高無上。中華文明榮耀大地。我看了神韻晚會的部份報道,大家(觀眾)都是同氣一聲,沒辦法形容有多好,而一些從事藝術的觀眾,則更從他(她)們的專業角度看出神韻藝術家們有極深厚的造詣,個個也滿懷敬意,他們的心如果是身體,那一定是五體投地沒錯了。

《岳母刺字》:

有一段音樂是描述這樣一個場景的:岳飛走上前去,點出兵將讓他們練對打,配合現場樂隊演奏的音樂,振奮激揚,一群正當年的少年小子,真是令人感慨尤深哪,這樣的生命在渡過多麼有意義的時光,報效國家,男兒壯志,千古名將岳飛的形象鮮明生動,多麼純正的感人內涵!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更無需提那岳飛屈死風波亭,丹心永存!這個節目的音樂實在傑出,我叫不出一些樂器的名字,但只覺得人進入那千年前,歷史先賢,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這才是報效國家,這才是千古忠義美名揚!上場的演員人數不多,然而氣勢洪大,在離開你心坎不到半寸的地方,這樣的演出尊嚴而有人性,神聖而不可侵犯,同時,讓你的內心熨帖,在這個節目裡,洋人也完全明白了什麼是精忠報國。

《升起的蓮》,剛開始有一段三人舞,就像三隻潔白的天鵝,但又不是,她們作為法輪功修煉者在牢獄中受難。我想說的是,值得欽佩的是演反角的幾位男演員,女演員就不必說那端莊與高潔,那堅貞與善良和寬忍,而那幾位演反角的,打死修煉人的惡警的男演員,最後,(其實不只是這一場類似激起我同樣的「義憤」)我也入了戲,很生氣的瞪視著惡人,心裡帶著強烈的氣憤,視線追隨著這些壞人悻悻然下場,而幾乎忘卻他們飾演的是角色。

女高音歌唱家姜敏演唱的《我為你歌唱》,說實在的,因為自己也是大陸出來,被過去的印象(文藝要為政治服務)搞的很深,一有這種「抒發情懷」(一般都是讚美大好河山和熱愛這個那個的,「詩言志」麼,我已經被彼「文藝形式」搞怕了)的獨唱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煩不勝煩,然而,感謝神韻,給我帶來了心靈的淨化,使我看到正統的文化是什麼樣,正統的聲樂演唱是如何的高雅優美和震撼。我尤記得歌詞中有「強盜能使五千年文明無光」,「是非用你的善來衡量」,「復興的是文明與善良」,那一刻我非止感到比美國音樂劇《出水芙蓉》那種百老匯風格超凡入聖的多,而且,更嚴肅的一面是,我看到了文以載道,在女高音莊嚴璀璨的歌聲裡,飽含著為你歌唱的巨大善意,歌詞說的很清楚,其內涵也表現了作為聲樂演唱所特有的寬廣的覆蓋力,撥動了每一個人的心弦,思考人生的嚮往,社會的責任,這從現世中入手,這樣的展開理想與呈現現實完美結合的歌聲,振翅千萬里,永恆的在宇宙的某一處留下撼動人心的華彩光耀,雪練般壯美,雲雀罕至的仙境。真是讓人深感偉大藝術那不滅的生命力。

可以說,以上的例子在神韻的演出中,多種細節的多樣化的表現和某節目主旨的表現,那種穿越人心的表現力和從生命深處激發的深深共鳴,實在是舉不勝數。宋詞有云:粉紅題字,寄與分明道。消息燕歸時,輾柔茵、連天芳草。今雖已過去三、四載,能回想起這些演出片段,心中是永遠的春天。正所謂:誰知我,有牆頭桂影,窗上梅花。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

於美國

其他推薦:

《神韻》2011世界巡演新亮點

退出共產黨(首頁) QUIT CCP

神韻抵達墨爾本 首場演出圓滿落幕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