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村長慘遭輾斃 武警大舉入村消音

熱點互動直播(551):錢雲會慘案分析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很高興在星期二晚上和您見面了。前兩個禮拜由於我們攝影棚在作一些調整,所以很抱歉不能夠準時的播出。

今天我們回過頭來,我們想談一下這個跨年度非常引人注目的一個重大命案就是:錢雲會。他是浙江寨橋村的村長,那麼這個離奇的命案引起社會大眾的一個關注,所以在我們今天的節目裡面,我們除了要看一下這個命案本身有很多的疑點之外,另外,我們對於他這個事情後續的一些…對於官方所進行的一些比如說有公民調查團等等這些現象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利用今天一個小時的時間跟各位觀眾朋友一起來探討一下這方面的問題。首先我們請先看一段新聞影片。

(影片播放)

據瞭解,目前寨橋村到處是便衣,村子裡都是政府通告,村民的標語都被撕掉,靈堂已被特警搗毀。寨橋村鄰村民眾表示,大家都對錢雲會的死和警方暴力鎮壓群眾感到不平。

鄰村民眾:特別多的特警跟警狗,如果是正常交通意外的話,用不了那麼多特警。出動特警全都是武裝的、有盾牌、手拿警棍、頭帶頭盔、還有警狗。鬧這麼大了,他們也死死的把他壓制下去了。

大陸維權人士屠夫親自前往寨橋村調查真相受阻,被強行遣返北京。

屠夫:家屬還是有很多擔心恐懼,這不是單單交通事故,是有人為因素在裡面。當地政府想隱瞞一些事情,沒有這些人的作惡,他可能不會死。

據村民們反映,2003年10月10日,樂清市政府徵用寨橋村山地233畝,灘涂471畝,租用林地297畝。協議是3,800萬元,但三千多村民至今沒有拿到補償。錢雲會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結果遭到牢獄之災。

寨橋村村民說:一分錢沒有,政府不給我們,有幾個抓了,還沒放,村民沒辦法。

12月25日上午9點45分左右,寨橋村53歲的村主任錢雲會被一輛大型工程車碾壓,當場死亡。

虹橋鎮民眾 劉先生:村長為了地皮不賣給房地產,把他抓去坐牢,剛回來。政府把人害死,這不是交通的意外,這是謀財害命。群眾看這件事情,心裡不舒服都想出來說。這邊的警察誰去抓誰,消息不給外人知道,整個村子都給警察圍起來。

警力主要佈署在虹橋鎮到蒲岐鎮等通往寨橋村的交通要道。還從溫州調來了武警對聚集的群眾鎮壓,數百人被抓,當地年輕人嚇的都跑光了。

虹橋鎮民眾:很多人都過來,上萬,警察很多的,抓人,有過來看都抓走了。很多的路口不准人過來,年輕人都在外面不在家裡。

現場目擊民眾 李先生:警察守在重要的路口。

大約有五萬多人參加祭奠活動。鎮壓後寨橋村全村戒嚴。

(影片結束)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我先跟各位介紹一下現場的兩位評論員,第一位是我們特約評論員竹學葉竹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學葉:元慶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我們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元慶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那麼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錢雲會命案,它這些蹊蹺之處,也希望您撥打熱線電話和我們進行討論。我們的電話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免費電話是4007087995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我想先請問一下橫河先生,就是我們剛剛看的這個新聞影片,這樣一個命案為什麼會引來這麼大的群眾關注,把事情鬧得很大?那麼另外在這個事情的處理上好像跟以往又有很大的不同,您可不可以先概要的把這事情跟大家講一下。

橫河:這個事情之所以鬧得很大,在當地鬧得很大,是因為這是一個村長,他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不是村長,都是普通老百姓,往往村長他要就是不作聲,要就是站在政府這邊。這個村長是著名的「維權村長」,他已經帶領村民維權了6年了,其中兩次被判刑,三次被拘留,就是在看守所。

他放出來以後,就在去年年底,準備再次選舉的時候,他前面有一次選舉,因為政府的干涉,所以村民罷選,於是到這一次再進行選舉,選舉時他的呼聲非常高,要再選村長,就是叫村委會主任,那麼就在這個關鍵時候出現了死亡案件。

那麼出現了死亡案件以後,這個村民因為當時據傳說是有目擊者的,有目擊者那話就傳出來了,他是被害的。那麼警方馬上就把這些人給隔離起來了,甚至是拘留了,所以這件事情就在網上變成了很大的一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已經超過了。像以前的維權的話,像特別是由於這個徵地,或者是徵房子,那麼它是把你逼的自殺或者逼著你去抗議,然後去上訪。

這個就不一樣了,這個消息傳出來的時候,就是一個謀殺了,所以這就跟其他(的維權)完全不一樣了。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很多人就去追蹤這件事情,一追蹤以後,就發現當時因為現在拍的照片很多嘛!就發現有很多很多疑點,那麼這個疑點出來以後,緊接著警方馬上就公佈了一個調查結果。

在調查的結果公佈出來以後,大家質疑更多的情況下,有幾個(調查團),(其中)有一批叫做公民調查團,後來改了名字叫公民觀察團,就從全國各地來到這個寨橋村,那麼他們在寨橋村很快就發出了一些調查結果或者是他們的觀點,那麼這一來引起網民更大的反響。因為這些觀點顯然是支持官方的說法或者至少是不否定官方的說法的,那麼引起更大的反響。

就有人回過頭來就查到了,就在2010年8月份的時候,錢雲會曾經在《天涯論壇》上面貼過一個帖子,就介紹他們村的維權經過,包括他自己的維權經過,所以他有一個比較完整的他的維權的過程,是可以立此存照的,大家可以重新回過頭來看當時他自己講的他的維權的道路,所以這個很多因素加在一起,這件事情就變成非常大的事件。

主持人:是,所以是一個好的父母官,然後發生了意外以後,老百姓…,他原來為老百姓維權,現在老百姓要來為他維權。那麼我想請問竹博士,事情發生以後,一般大家的疑點有哪些?然後根據我知道,您對這件事情作了很深入的分析,那麼您可不可以談一下,哪些方面有疑點,我們來跟觀眾朋友探討一下。

竹學葉:這個事情出來之後,我注意到網上公佈的有幾段錄像,那麼其中有《中央電視台》的,有浙江《衛視》的,還有一些民間的,那麼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民間的質疑,對官方的說法不認同的,主要有那麼幾點。一個是說錢雲會是被人按在地上之後,壓過去的;那麼一個是說,是交通事故,這是最主要的一個疑點,就是質疑的地方。

那麼具體到案件本身,質疑的焦點是在說這個車子是速度快還是慢?如果說是快的話,那可能是交通事故。如果速度很慢把人壓死了,那就是有意的謀殺。官方說是有 5.4米的剎車印記,那麼以此來說明確實是車速很快,剎不及車,才把人撞死的。民間就很多人不相信。因為當時是有目擊者說,車速確實很慢。

後來我們在網上可以看到,剛才這個錄像大家看到,左側這個後輪,後面的這些泥漿仍然是保持著輪胎花紋的形狀,那麼稍微有些常識的人就會知道,這個車子是一定這麼滾過去這個輪子,一定是沒有剎車。所以官方說,有剎車,好長的印記,從這個左側後輪的這個泥漿看,是不成立的。

主持人:只要剎了車的話,從泥漿上滑過去整個就是平的。

竹學葉:對,一定是抹平的,這一點毫無疑問,我們不存在著猜測。可是官方也出示了一張照片,說這個左側的前輪,就是錢雲會的身體之後,左前輪之後,確實有一個長長的滑過的痕跡。

我們對照著這個錄像可以看得到,實際上你看錢雲會的腳,他的腳趾尖,也刮出了一道溝,那就說明這個路面極窄,而且有相當厚的泥土,而且比較鬆軟,可是我們注意看這輪胎它本身沒有壓到這泥裡面去,我們看不到這個印記。

有一點常識的人就會知道,如果一個載重卡車,按照官方的說法載重超過282%的載重量,就是本來它只能載20噸,卻載了60噸,那麼一個剎車之後,這個輪胎和地面的磨擦一定會在鬆軟的土表面上壓進去一道,吃進去一道溝才對。可是我們看剛才沒有那樣。這個路面雖然有滑過的痕跡,但路面仍然是光滑的。

如果有讀者很仔細看的話,可能看到滑過的這段路面上有些泥塊,還有些小的石子,那也跟後面剛才我們看的左後輪的情況可以是一致的,也就是它如果剎車的話,這些小石塊、小土塊就會被推到前面去,可是它沒有。

那麼從這個錄像本身我們可以得出這個結論,就是說沒有剎車。可是官方出(示)這個照片,因為它這麼跟大家這麼一講,你看有這麼長的印記,如果一般的觀眾不是很小心的去看的話,可能就只得接受、你看有個印記嘛!

那麼其實這一點也不僅僅是一個「孤證」,還有其它方面可以佐證。比如說這個肇事司機費良玉,在《中央電視台》採訪的錄像裡邊,他清楚的說當時發生的前後。他說的是真實的話,因為警方是相信他的,警方依他的證據來向公眾解釋,當時是剎車的,而且看見錢雲會跑過路面、不聽鳴笛警告,那麼他就緊急左轉,最後剎車不及、撞倒了。

他這個說法聽起來很合理,可是我做了一個簡單的計算,在速度、方向這兩個問題上,都不可能出現官方說明的清況。

主持人:那您跟我們分析一下。

竹學葉:好。你比如說速度,我們知道這個發生事情的路段是四個車道,事發當時有兩個車道被佔走了,還有兩個車道開放,也就說在我們一般照片看過在左邊的這兩個車道,那麼這個重型卡車應該是在一個車道上行駛,錢雲會應該從司機的右方橫穿馬路。

司機說得很清楚,錢雲會離他的車大概6米距離,那麼一個車道大概4米,我們可以準確的估計錢雲會從起跑到被撞倒這個距離,大概是6到8米,那麼6到8米、注意!它這個垂直距離,他離車子距離只有6米,也就是說他跑了6到8米,汽車跑了6米撞在一起的,也就說錢雲會的速度一定要比汽車快,這個是很關鍵的。

錢雲會的速度一定要比汽車快,才能被撞到左邊的前輪下,如果是這樣,我們就可以用常識來說,一個53歲的老人,他能跑多快,從路邊開始加速跑,以我自己作為例子,我大學的時候18歲,我100米只能跑13秒6。

主持人:那算很快。

竹學葉:對。如果是12秒以內,那在學校裡就是拿獎的,我不行,我是13秒多。那麼這個數字就是每秒大概七點多米、不到8米。錢雲會我就當作他跟我18歲差不多,當然他如果越跑得慢,這個事情就越蹊蹺;假如他和我跑得差不多,從路邊開始加速,假如他6到8米就能達到最高速度,這無敵運動健將也達不到的。

假如是這樣,他的平均速度也就3米,那麼6到8米的距離,他平均3米的速度,他需要兩秒以上的時間才能夠從剎車開始到被撞,需要花兩秒多的時間,兩秒多的時間,注意汽車是有6米的距離,它要走兩秒多,所以它的速度是在3米或者3米以下。

你可以想像一個汽車速度每秒只有3米左右,也就說只有10公里左右的速度。那麼撞了之後,居然又能夠滑行5.4米,按照官方的說法。如果這些都是準確、真實的話,那麼路面當時的摩擦係數,我算了一下只有0.05到0.08,那這個摩擦係數與物體之間,就像在冰面上一樣,否則它不可能是這麼低的速度,需要滑行那麼長才能夠停得住。

主持人:我把您的話重新解釋一下。錢雲會從一個馬路的這邊開始,要過馬路,大卡車從這邊過來,他們倆撞到一塊,所以錢雲會的速度要那麼快,大卡車的速度要那麼慢。

竹學葉:要等他。

主持人:他們倆才能夠碰到一塊。

竹學葉:對。

主持人:所以今天的問題就覺得很奇怪。

竹學葉:所以從運動學簡單的分析,任何一個上高中的同學都可以自己去算一下,有4個方程式就可以算得出來,這個初駛速度,中間碰上的速度和滑行的時間,這幾個作為未知量,列出4個方程式一解就算出來了。

還有更蹊蹺的一點就是,我們從所有公佈的照片可以看出來,卡車左邊的兩個輪子是在路面的邊緣,那麼什麼意思呢?就是車停下來的位置是跟車道方向一致的,沒有夾角。可是按照司機的說法,他說是因為發現要撞了,他就緊急左轉彎,最後撞上了。如果這個說法是準確的話,那他應該停下來之後,這個車子的左前輪靠在這個路邊,左後輪應該還在路中間才對。

主持人:所以它不應該跟路邊是平行的,它應該有這麼一個夾角切上去。

竹學葉:但是所有的錄像我們都看到沒有夾角。那個印子也可以看得出來,行車方向是跟路的方向是平行的,也就是它撞了人之後,剎車的過程是沿著車道方向的,如果它剎車的話。

那麼我們剛才說了這麼多,我覺得我們回過頭來看,沒有一件事情能用科學道理解釋得通的。這就像反證法一樣,我們回過頭來說,那個司機說的只有6米,警方說的有剎車,司機說的有轉向,所有這些東西都是不存在的,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民眾因為沒有做這樣仔細的分析,覺得這個(事)太蹊蹺了不可能,警察說的都不可能相信,他可能沒有具體去列出來到底警察說的是哪一方面有問題。但是老百姓就是接受不了,因為人都有常識。

如果我們深究下去,還可以另外發現兩個也很關鍵的東西,因為司機說是轉彎了,一旦轉彎我們知道,錢雲會要想跑到左前輪是不可能被撞的,因為他要不就是被右輪撞了,要不就是跑到那個地方是有距離的,這是一(點)。還有第二點,那個溫州的警察在新聞發佈會上拿出了一張照片…

(待續)

其他推薦:

《神韻》2011世界巡演新亮點

看動態網:曉天下事

神州國際電影節 參展影片淨化人心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