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全真道的「清和真人」尹志平有一首詩說:「行盡萬水與千山,觀來無處可開顏。唯余關外煙霞景,卻在虛無飄渺間」。也表達出了同樣的志趣。在這種思想影響下,藝術求神似,而不求形似。但是不求形似,卻也不是完全不似。像山水畫裡畫的山,雖然和現實中的山有區別,但畢竟也是山。在古琴音樂中,一般來說是更看重韻,但是也有非常寫實的一面。比如《流水》,就一定要模仿流水的聲音,被稱為「七十二滾拂」﹔像《碧澗流泉》,就一定要有模仿泉水淙淙的聲音﹔再如《平沙落雁》,其中就有一段模仿大雁的鳴叫,以及盤旋落下的神態,非常寫實、非常老實。中國的藝術就是這麼個有意思的東西,很多元素看起來很矛盾,但放在一起又很和諧。

唐代是個詩歌繁榮的時代。許多詩人在音樂上也有頗高的造諧。詩仙李白就是其中一個,《唐詩三百首》收錄有他的一首《聽蜀僧浚彈琴》:「蜀僧抱綠猗,西下峨嵋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客心洗流水,遺響入霜鐘。不覺暮山碧,秋雲暗幾重」。「蜀僧抱綠猗」的「綠猗」指琴的名字﹔而「客心洗流水」的「流水」一詞一語雙關,既說詩人的心靈在音樂中得到了洗滌和淨化,又指《流水》這一首名曲。李白的生花妙筆,使得一首動人心神的琴曲躍然紙上,讓讀者也身臨其境。大詩人白居易也是琴藝的箇中高手,他寫有《船夜援琴》一詩:「鳥棲魚不動,夜月照江深。身外都無事,舟中只有琴。七弦為益友,兩耳是知音。心靜聲即淡,其間古今」。寥寥數語,將一個心無俗慮,獨自撫琴的詩人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

詩歌與音樂相得益彰,唐詩中的許多名篇被譜以琴曲,以彈唱的方式流傳著,為後人所吟唱。比較有名的如:《靜夜思》、《關山月》、《陽光三疊》、《秋江夜泊》等。盛唐氣象之下,音樂的繁榮,也必然帶動樂器製造的發展。唐代制琴家當中,雖負盛名的當屬四川的雷氏家族,其主要活動在唐代開元至開成年間,家族中最出類拔萃者,又首推雷威。傳說中k有他得到山神指點,於風雪中獨往峨嵋山,取松木造琴的故事。雷氏家族所造之琴稱為「雷琴」,至宋代的時候就已經成為稀世珍品,能流傳至今的,就更加無比珍貴。現存的唐琴海內外總共不過十餘把,但也並非都是音色上乘,其中雷威所造的「九宵環珮」琴是其中的上品。

唐詩宋詞,這是充滿了文采和華章的時代。詩歌、詞曲、散文,這是中國歷史上文物鼎盛的顛峰時代,前無古人、也永遠為後世所仰慕。宋代是文人的天堂,文學鉅子中婉約如李清照、豪放如辛棄疾﹔細膩如柳永、雄奇如蘇東坡…..他們就像是一群劃過天空的流星雨,縱然是驚鴻一現,也足以照亮時間的長河。他們就像是銀河中最耀眼的群星,正因為有了他們,歷史的夜空才更加璀璨壯觀。文人彙集的時代自然就有藝術、就有音樂。宋代著名詞人姜夔kui2創作有琴歌《古怨》,大文豪蘇東坡也堪稱是一位「琴癡」。

其他推薦:

2009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中國舞、聲樂、小提琴、漢服、中國菜、鋼琴、武術、油畫、攝影

看動態網:曉天下事

訪民要求公佈精神衛生法遭驅趕

    全站熱搜

    aim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